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19章 第十九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20:1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你说的这些意外以前也有发生……”沈汐说起意外,语气满满的无奈。

  其他人是真意外,放在这两个家伙身上,沈汐怀疑他们两个会互相为对方创造“意外”。

  两个学生,哪来这么大的仇?

  不对,在看到条例之前,两人都勉强算是接受……

  问题出在条例上!

  到底是见多识广,撮合二十几对alpha和omega的人,思考一会,终于想明白两人突然抗拒的原因所在。

  条例的弊端一直都有,星辰师各有手段,走得太近,容易暴露自身秘密。

  但其他人不会立马想着解决对方,定下婚约后,在他们信息素科的劝导下,一般都会逐渐接受。

  危岑和叶昀,是沈汐遇到的第一对,直接明示暗示表示完全不信任对方,十分确定自己的安全会受到威胁的alpha和omega。

  当然了,沈汐也知道不能怪叶昀会有此担忧。

  沈汐围观过他们两人的天网对战,双方打起来是真的往死里打的那种,危岑最后一招的那个眼神,沈汐看了都心寒。

  两人实力和身份地位相差颇大,要说出“意外”,叶昀的处境的确更危险。

  危氏药剂集团是天秤星域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要无声无息地弄死一个人,轻而易举。

  所以,叶昀的问题是真的不好回答。

  “按照规定,只要没有死亡,意外期间,婚约期限都将顺延,并且,由未受伤的那人负责照顾受伤的那一位直至痊愈,不过……”

  沈汐头痛,明知两人互相敌视,还得和他们两一样,委婉地粉饰太平,“我认为你们两人的实力还不够强,容易被邪教以及亲虫派的人盯上。那些罪人常忌惮于你们这类人对十三星域的潜力。所以,为了保障你们的安全,避免“意外”发生,我会为你们准备一些防身物品。”

  邪教以及亲虫派确实忌惮信息素匹配度超过50%的alpha和omega的后代的潜力,不过,信息素科的保密措施做得好,邪教以及亲虫派很难获取相关信息。

  沈汐把锅往邪教以及亲虫派身上推,坚决不揭露两人的心思。

  说着,沈汐终端震了震,他低头一看,是危岑发来的信息。

  沈汐疑惑地看一眼淡然听着他和叶昀的对话,却半点表示都没有的危岑,有什么话不能直接问出来?

  沈汐悄悄打开了信息。

  “沈科员,有些事,你必须清楚。”

  “危氏药剂集团以及危氏研究所的价值不容估量,而我作为两者的继承人,享有接近集团以及研究所最核心的信息的权限,把一个陌生人放在我身边,信息素科的人如何保障他不会利用和我的婚约,获取集团以及研究所的机密,从而对我们危氏造成巨大的损失!”

  “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信息素科的人能够承担责任吗!”

  看到最后一句,沈汐额头刷得一下就冒出冷汗来。

  这……

  承担不起!

  卖了他们天秤星域的信息素科都不一定承担得起!

  如果说叶昀的问题他还有解决的办法,危岑的质疑,他却完全无法保障。

  沈汐突然脸色大变,引起其他两人注意。

  “替我们准备防身物品很让沈科员为难吗?”叶昀问的是沈汐,视线却一直停在危岑身上。

  这家伙暗地里向沈汐说了什么?怎么沈汐的突然被吓到了。

  “没事,”沈汐僵硬强装无事,他抹去额头冷汗,断断续续地说,“我是,嗯,我想给你们多准备几套防身物品,一人一套c级,c级不够,b级吧,b级内甲,最好再各自来三滴定元阶的心头血……侧重防御的……”

  定元阶的心头血凝聚定元阶星辰师的一招之力,防御侧的可挡下同阶攻击,攻击侧的,运用得当,足以秒杀铸身阶以下星辰师。

  沈汐不敢给两人攻击侧的心头血,只敢给防御侧的。

  一边说,沈汐一边悄悄将危岑的信息转发给科长。

  到了这个地步,他根本做不了主。

  左越诧异了,定元阶的心头血价值不菲,三滴他都有些心动。

  看了看危岑,左越感叹,以前还没有发现,危岑如此会讨价还价。

  即便危岑未发一,左越还是认为沈汐是因为危岑才开出这番条件的。

  “我可以接受这些条件。”

  叶昀眼前一亮,也不管沈汐有些慌乱的样子,反正他觉得沈汐开出的价格他能接受。

  如果三滴定元阶的心头血在手,他还会被危岑搞死,那只能说明他自己的实力弱的可以。

  危岑面不改色,心中暗道,信息素科倒是肯下大手笔,只是这些还不够。

  他现在最需要解决的是条例挤压他的私人空间的问题。

  那十条例中,最让危岑无法接受的莫过于第一条以及第三条。

  限定范围,会让叶昀有机会通过千米的范围判断他的方位,从而推测他在做什么

  同床共枕,更是影响他的休息质量。

  放任一个对他抱有有杀心的人在身边,危岑根本不可能入睡。

  “我需要你们取消条例一以及条例三。”

  依旧是暗地里发信息。

  他不像叶昀,需要将一切摊开。

  很快,危岑收到回复。

  “危少爷,这些条例无法改变和取消。你看这样,如果你不放心叶昀,我可以为你开启特殊权限,让你随时监控叶昀的定位和热像感应,方便你掌握他的行动。”

  危岑瞳孔一缩。

  随时监控叶昀的定位和热像感应!?

  信息素科有这种权利!?

  这可是意味着,只要他想,叶昀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知晓!

  但据危岑所知,无论是定位,还是热像感应,这两条中的任何一条都是违法的。

  “它们不是违法的吗?”

  “对于其他人是这样,但alpha与omega结婚后,omega便是alpha的私人物品,自然会有监控自己的omega的权限,我们只是帮你把开通权限的时间提前了。”

  危岑:“……”

  目光凝视在那句“omega便是alpha的私人物品”上,危岑的神情顿时冷了下来。

  私人物品……

  真是一个令人反胃的词语。

  曾经,他也被冠以这样的形容。

  危岑再敌视叶昀,看见其他人用私人物品来形容叶昀,一股无名之火却不受控制地蹿上心头。

  他厌恶这个词语。

  视线缓缓移动,危岑此时的眼眸漆黑一片。

  沈汐心头一颤,莫名的危机感充斥。

  等他提起警戒,危岑的眼神又变得平淡无奇,仿佛刚才那一眼深沉都是沈汐的错觉。

  “危少放心,这些权限只有你一人拥有,我们这边,还有星域档案当中都不会留下相关信息。”

  沈汐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发给危岑。

  危岑被这份权限惊到,又因私人物品一词心情烦闷。

  连如此权限都开了,却不能改变任何一条条例,看来,再怎么争下去,都不会有他想要的结果。

  只能靠他自己私下解决条例的问题。

  “有沈科长承诺的这几项资源,我再拒绝,就显得贪心不足了。”

  危岑握紧了检测手环,随后平静地将它套在自己左手手腕上。

  “危岑先生您好,您已经启动信息素科强制婚约程序,小约会定时为您播报每日任务进度,预祝您新婚愉快。”

  检测手环传出的祝福,听在危岑耳中分外讥讽。

  黑色的监测手环朴实无华,套在手腕处,比起装饰,控制的意味更浓。

  见危岑戴上,叶昀翻了个白眼,同样为自己暂时套上为期三个月,当然,也可能更短的,名为婚约的束缚。

  “叶昀先生您好,你已经启动信息素科强制婚约程序,小约会定时为您播报每日任务进度,预祝您新婚愉快。”

  愉快个鬼!

  怎么可能愉快的起来。

  生命时时刻刻受威胁的婚约,不让他烦躁就算好。

  抬手翻来覆去看着监测手环,叶昀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嘀咕了一句,“真丑。”

  希望能够尽快把这玩意摘下来。

  沈汐尴尬的笑了笑,绕开叶昀的话题,“两位,接下来你们可以和我一起回民政局取那两套b级护甲以及心头血,顺便把资料登记一下。”

  与危岑和白琦的婚约不同,那是双方家长互许承诺的定亲,不具有法律效应。而alpha与omega的强制婚约,是需要去民政局登记的。

  “不必了,东西我会让人去取,”危岑没兴趣去民政局,“至于登记,到时候远程签名便可。”

  沈汐无奈,连婚约登记都不愿自己去,这个任务估计等拖到第三个月才有转机。

  “也可以,登记这方面,如果你们实在没时间,我们可以直接帮忙登记。”

  叶昀当即说道,“你们登记吧。”

  “那就这样,我回去立马准备好东西。”沈汐要走。

  危岑联系好左青的二秘蔡秘书,蔡秘书跟了左青十五年,对左青忠心耿耿,危氏那么多员工当中,危岑只放心她去拿定元阶的心头血,“门口已经有人在等沈科员你。”

  沈汐点点头,离开了。

  电梯的门被关上,少了一个人,大厅的氛围顿时安静得过分。

  危岑低着头,摆弄监测手环,手环贴合他的手腕,一经戴上,似乎无法摘下。

  他用上星辰之力捏动手环,手环未有一丝变形,同时,十条例的软件闪烁警告。

  “警告警告,请不要尝试将监测手环摘下。”

  用蛮力是解不开这东西。

  危岑目光闪了闪,打算找时间入侵其程序,试一试能否能脱下监测手环并修改程序。

  叶昀同样盯着检测手环,神情玩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间不早,沈汐不会那么快把东西送来,你们今天就都别回学校,在这住下。”

  左越的声音拉回两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