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20:1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关上终端,危岑取出孙明佑帮他寄回来的光牙。

  孙明佑办事还是很靠谱,连夜将光牙寄了过来。

  叶昀似乎也收到什么东西?

  危岑想起今早与光牙一同到达危氏研究所的另一个包裹。

  想了想,危岑没有深究。

  叶昀此时应该开启了系统空间,重要的东西叶昀都用空间存储,这种要经过危氏研究所的检查的快递,叶昀不会寄放可疑物品。

  光牙是可拆卸的长抢,危岑收好抢头,必要时可当暗器使用。

  至此,今晚任务的前期准备全部完成,只等到达目的地,接近目标。

  剩下的时间,两人都保持沉默。

  飞船在一片安静中停在了资溪港港口。

  出了港口,直走不到千米,就是临渊武器城的入口。

  临渊武器城是座城。

  真正的古城。

  每一个到达此处的人,第一眼所看到的,永远是远处高达五十米的城墙。

  古朴,沧桑,震撼,一望无际。

  没有人知道,这座城墙是何时建立。

  当星历时间,第一个人类踏入天秤星时,这座城墙已经矗立于此。

  700多年过去,纹丝不动。

  “是不是被震撼到了?”叶昀眼带骄傲,轻叹道,“这是你们所谓的世家圈,中心圈,永远比不过的景色。”

  这回,危岑没有反驳叶昀。

  他同样不是第一次来到临渊武器城,可再次看见临渊城城墙,他依旧被震撼到。

  这样的景象,只有那些星陨遗迹才能比拟。

  见危岑一脸不加掩饰的震撼,叶昀油然而生出一股自豪。

  虽然他不是出生于此,不过他师傅住这,那临渊武器城就算他半个家乡了。

  能让危岑那张总是摆出一副事事都在掌控之中的表情的脸露出震撼,叶昀暗爽。

  踏前一步,叶昀俯身探手,难得露出不带任何敌意的笑容,邀请道,“我带你去城墙参观。”

  危岑看了看叶昀伸出的手,停顿一瞬,而后收回视线,走过叶昀,直向临渊武器城的入口走去。

  “不必浪费这个时间,我们直接去挑选材料。”

  临渊武器城的城墙,危岑上去过三次。

  每一次的结果,危岑都不想过多回忆。

  最后一次,他在城墙之上,死了三名手下,并被叶昀斩断一条手臂。

  至于叶昀,被他打下城墙,跌入星海。

  星海,非定元阶以上,本该无人能生还。

  可惜叶昀不仅没死,反而从星海归来,再斩杀他两名手下。

  危岑的小队第一次除他以外,全军覆没,就是在这临渊武器城的城墙之上。

  叶昀想带他参观古墙。

  危岑觉得,自己会忍不住直接把叶昀踢下去。

  为了避免叶昀死得太早,不利于他的计划,危岑拒绝了叶昀的邀请。

  危岑身后,叶昀当场就炸了。

  艹

  我错了!

  我特么地就不该对这家伙有半点友好心态。

  叶昀伸出去的手握紧,彼岸花差一点就冲出了精神海。

  真的是只差一点。

  主要原因是他打不过危岑。

  要能打得过,他现在就给危岑一抢,送危岑上轮回路。

  晚上还有交易晚上还有交易晚上还有交易!

  默念三遍,叶昀狞笑着跟上危岑。

  叶昀克制杀人的冲动的同时,危岑也在压抑自己对杀意的本能反应。

  身后尖锐的视线如影随形,仿佛想要刺穿他的后背,危岑做杀手久了,对杀意的感知尤为敏锐,想视而不见都难。

  但他现在还不能动叶昀。

  手指微动,无形的匕首在危岑手心间凝聚又散开。

  危岑沉默地加快脚步,他很清楚,如此下去不行。

  捕捉杀意,是战斗的本能的一种。

  一直压抑这种本能,那久而久之,他将习惯于叶昀的杀意。

  而这种习惯……

  将会是致命的!

  如果叶昀不仅是释放杀意,而是真正要对他动手,他却习惯了叶昀的杀意,到时候,太容易被叶昀占据战斗的先机。

  危岑的眸色有些深沉。

  最多半个月!

  他不能让自己就这样习惯下去。

  两人脚步不慢,很快就到了临渊武器城的入口。

  “事先声明,我只负责打造,你自己购买材料。”临近入城,叶昀再次强调,“如果最后是因为材料出了问题,到时候可不关我的事情。”

  要知道,打造出的星辰武器有问题,不一定是武器师留有暗手,也有可能与打造的材料有关。

  反正,问题绝不在他身上。

  叶昀还没绝了要坑危岑一把的心思。

  危岑都拿斩断他手指来威胁,他不搞点事,心里更不爽。

  危岑哪里看不透叶昀的这点小心思,语气淡淡道,“你放心,我知道一家店,那里的材料的质量都上佳,店老板还打出假一赔十,赔十把a级星辰武器的口号。”

  “要真的材料不对……”危岑轻笑,眼神却是冷的,“赔我十把a级星辰武器,我也不亏。”

  等等,这口号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那不就是他师傅的店吗!

  “你怎么会知道!?”叶昀脱口问出。

  他师傅的店在整个临渊武器城属于最不起眼的那种,除了口号喊的响亮点,实际上长期无人问津。

  危岑话里话外就是分明知道那家店和他的关系。

  他在上交给天秤军校的资料当中,只写明自己曾经在临渊武器城打工,根本没有写具体的信息,而且,在拜师的时候他用的是假名,真名只在离开临渊武器城前才告诉了师傅和师兄,不应该被其他人知道这些!

  危岑是怎么知道的!?

  对上叶昀惊疑不定的目光,危岑目露讥讽。

  他当然知道。

  从叶昀走出死星的那一刻,不,从叶昀在婴儿被人挖去天生元核丢弃在死星时起,叶昀经历的种种,他都知道。

  毕竟,叶昀的人生都写在了一本书当中。

  危岑意味深长地说,“对于你的事情,或许,我比你自己知道的更多”

  叶昀瞳孔一缩,他听出危岑语气当中的认真。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危岑终究是凝结出先前散去的匕首,透明的匕首抵在叶昀的喉咙正中间。

  叶昀喉咙上下滚动,身体一动不动,精神海却不再平静,暴躁的精神力缠上匕首。

  叶昀的精神海中,精神核心的预警疯狂跳动。

  危险!

  自己现在很危险!

  叶昀就要退去,危岑轻震匕首。

  仅是一震,凝实,星辰之力大盛,缠绕在匕首上的精神力被迫散开。

  下一瞬,危岑收敛了星辰之力。

  匕首在叶昀颈脖已经留下一道红痕,隐隐可见皮肤下的血管,却没有真正割裂皮肤。

  只是警告而已,不需要见血。

  叶昀:“……”

  叶昀后退一步,摸了摸被星辰之力震伤的脖子,警惕之余,迅速分析危岑的实力。

  先前他和危岑在天网战斗时,危岑开了74个星窍……

  不止,危岑绝对不止表面开74个星窍的实力。

  星辰之力凝具事物,危岑对星辰之力的掌控必然达到聚星阶!

  更重要的是,危岑的实战经验同样不弱。

  如果自己开和危岑同样的星窍数目,自己能够打得过危岑吗?

  打不过!

  叶昀清晰地认知到这一点。

  现在的危岑比他强太多。

  自己很弱。

  开36星窍,星辰海强度102星,就这点实力自己居然还沾沾自喜。

  在死星强大,不意味着到了正常社会当中,亦是强大。

  叶昀低头,掩饰眼中低沉。

  他真的太弱了!

  这个时候,叶昀已经彻底忽视,自己开36个星窍,全是在一个月内完成的,而危岑比他多修炼近十八年……不对,是二十年。

  他只知道,自己差危岑太多太多。

  叶昀不甘心。

  同时,渴望变强的心更加坚定。

  转动手上检测手环,叶昀心绪沉浮,去师傅店里也好,有人掩护,更方便他行动!

  今晚的交易,不容有误!

  冲突只是一瞬,两人很快恢复表面上的自然,验证身份后,朴实的城门打开。

  相对于那座横跨整个资溪区的城墙,临渊武器城本身却过于普通。

  光是入口处的城墙就差的不止一点两点。

  临星海的背面城墙魏峨壮观,正门入口的城墙却仅有五米高。

  透过开启的城门向城里看去,简陋的马路,最多两层的建筑,若不是横穿街道的不仅有人类,还有些服务机器人,那么半点看不出此处处于星际年代。

  似乎是为了保持古城的原始风貌,这些年几次翻修下来,也仅是将建筑加固,马路铺平整。

  正常城区有的全监控天眼系统在这里铺设了快十年都还没有推进10,治安全靠自觉和驻扎在此的边境军。

  当然,驻扎此地的边境军统领也是个喜欢复古的人。

  拒绝安装监控摄像头,只派人巡逻不说,还自称城主。

  为了尽量复原古城,城门入口处的检查,这位城主都不让用仪器,全凭人工站岗。

  所以说,临渊武器城的混乱不是没有理由的。

  不过,监控少,对于危岑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这次行动是秘密行动,危岑特意制造一个假的身份,就是为了不暴露自己。

  虽然成功猎杀邪教人员能够提升他的名气,但危岑并不需要引人注目。

  他现在充分吸取上一世的教训,在没有具备真正强大的实力之前,低调才是王道。

  更何况,如果行动过程当中暴露身份,捕杀的邪教人员肯定是由官方渠道登记在他的账号之下,到时候就拿不到他想要的溢价。

  比起轻易就会被逆转的名气,拿到手里的功勋点和好处才是实在的。

  想到这里,危岑余光扫过叶昀,暗自摇了摇头。

  自己这些想法做法,却是有些越来越像前世的叶昀。

  以前,他看不起叶昀凡事斤斤计较,1点信用点都要与人争论半天,绝不肯吃半点亏。认为以叶昀完全就是掉进钱眼里的性格,如何能成大事?

  事实证明,自以为是的是他。

  正是因为叶昀所用的资源每一分每一豪都是叶昀争出来的,叶昀才有资格越来越强。

  他无需像叶昀那样对钱财执着到,但该争的,能争的,他必然要争到手。

  就像是蓝月亮酒吧的那六个邪教人员,以及苏无绝的人情。

  他势在必得!

  只是……

  危岑的视线扫过一批批正在巡逻边境军,眼底闪烁异光。

  这些边境军巡逻的间隔似乎比他记忆中要短许多?

  临渊武器城十九街,他们进的是第三号城门。

  本该是最繁华的三条街之一,今日却异常冷清。

  “边境军的这些家伙什么时候滚蛋,天天,天天在这巡逻,太影响我生意了!”

  就在危岑疑惑之时,他走过的一家商店门口,一名武器师把手上一把抢拆了拼,拼了再拆,口上抱怨道。

  另一个人捏着块矿石,一边玩,一边叹气,“还不是邪教闹的,听说有大主教级别的邪教人员躲在我们临渊武器城了,没抓到对方,边境军估计撤不了。”

  大主教级别?

  危岑心中一惊,邪教内部职级划分为修士、修女,神父,主教,大主教,枢机主教,教皇

  能做到大主教这个级别的邪教人员,少说有定元阶。

  有定元阶实力,封锁整座临渊武器城都能够做到,何必隐藏?

  何况,上一世,这个时间段根本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

  临渊武器城发生了什么变故?

  危岑放缓了脚步,就听玩抢的那武器师又说,“说实在的,我觉得和邪教无关,真要来大主教级别的邪教,这些边境军有什么用,一个两个,要么是聚星阶,要么是开窍阶,连铸身阶都没见几个,能搞得过大主教?说不定是边境军扯着抓邪教的名义做其他的事情。这几天不止是边境军,我还看到不少域主府的人出现。”

  “域主府的人?我怎么没听过域主府也派人过来了,不会,你能域主府的人?”

  “你怎么说话的,我之前好歹也是域主府特聘……喂,那边两个小子,不卖东西就别乱看!”

  对方发现了危岑的驻留,瞧了眼危岑的年龄,再感受一下两人的气息,顶多就开30几星窍的实力,一看就是买不起他的武器的人。武器师正被边境军搞得烦躁,顿时敲抢赶人了。

  这是武器师的常态,危岑没有把对方的态度放在心上,他在意的是这两人对话当中透露出的信息。

  疑似邪教大主教隐身于此,边境军加大巡查力度,域主府私下派人前来……

  危岑收回视线,思绪高速运转。

  蓝贝壳酒吧,苏无绝被绑,域主府与边境军常年不和,最后是……

  星际战神中,叶昀解决蓝贝壳酒吧后,驻资溪的边境军统领突然离职,入疾风军团驻守虫洞。

  原来如此!

  危岑目光一闪,诸多信息串联在一起。

  一个猜想,很明确的猜想浮现在他脑海之中。

  边境军抓捕邪教大主教是假,以防域主府的人找到苏无绝才是真!

  结合已经信息,以及星际战神,危岑不难推测出这段时间内临渊武器城发生了什么。

  蓝贝壳酒吧的人意外绑架苏无绝,却被边境军的人知道,联系蓝贝壳酒吧,想拿苏无绝威逼天秤星域域主。而此时,域主府也接到消息,派人赶到临渊武器城,这才造成现在双方僵持的状况。

  看双方状态,边境军的人应该也还未接手苏无绝。

  也就是说他还有机会。

  危岑沉思。

  一边是域主府,一边是边境军,皆是赫赫有名,统治一方地势力。危岑却不太想放弃这次机会。

  危岑清楚,双方再怎么斗,都不能放在表面上,所以,先前那武器师才会说,边境军派来巡逻的人阶级都不算太高。

  开窍阶,聚星阶,危岑原本就不惧。

  他在所有战技当中,最擅长的是爆发以及隐匿。

  即便他现在只有开窍阶,聚星阶也很难奈何他。

  若是先前,危岑或许还会怕遇到铸身阶,但,沈汐给他的心头血已经经由左越检查,其中没有任何问题。

  危岑将三滴定元阶心头血分开存放,心脏存放两滴,精神海存放一滴。

  别说铸身阶,定元阶恐怕也一招打不死他。

  实在不行,大不了他自爆身份。

  危氏药剂的继承人,也不是想杀就能杀的。

  危岑定下决定。

  行动继续!

  此次行动难度翻倍,这同样意味着,一旦成功,回报巨大。

  从邪教手中救出苏无绝,和从域主府边境军内斗中保住域主之子,两者概念决然不同。

  危岑眼中异彩连连,前者是个人的人情,后者……关乎域主府!

  当然,如果蓝贝壳酒吧已经不安全,他再将苏无绝的消息告诉域主府的人也不迟。

  危岑做好两手准备。

  加快脚步,危岑很快走到了这条街道的尽头。

  看着危岑走进那家名为下一招的武器店,叶昀脸色还是垮了垮。

  该死,这家伙是真的知道。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下一招下一招”

  危岑一进门,一只色彩斑斓的鹦鹉喊起了欢迎光临。

  接着,叶昀也跟了进来。

  “啊啊啊!!小叶子!!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好怕!好怕!”

  刚才还正常的鹦鹉看见叶昀,瞬间狂拍翅膀,尖叫着往后院撞去。

  起飞的的时候,鹦鹉的翅膀上都被吓掉了一根羽毛。

  危岑随手接过羽毛,看向神情僵硬的叶昀,“看样子你认识这家店的人。”

  “呵。”叶昀回了他一个冷笑,我认不认识这里的人,你心里没点数吗?

  装,继续装。

  “既然如此,材料也由你挑选,”危岑也不迟疑,当真继续装,“我给你500点功勋点,足够你购买制造我要的那套d级星辰武器的材料。”

  危岑准备把功勋点转给叶昀,才发现自己还没有加对方好友,无法进行转账。

  叶昀拒绝添加好友,加了还要拉黑,多此一举。

  叶昀扬了扬下巴,示意,“不必给我,直接扫描墙上终端码付账。”

  危岑也没打算添加叶昀的好友,当即扫码付款。

  解决完一项事情,危岑不再停留,他需要尽快弄清楚蓝贝壳酒吧目前的状况,以进行下一步行动。

  “诶?小叶子怎么就你一个人,刚刚付款的顾客呢?”

  夏洛从一堆虚拟图纸当中堆爬起来,跟着鹦鹉回店里,就只看到自家师弟目光凶狠地盯着材料柜。

  “走了!”叶昀冷哼一声,动作粗暴地从材料柜中抓出一个木盒,木盒中装着一种纯白的矿石。

  天纯白矿石,产地虫洞,质地细腻,适合打造要求重量轻的武器,价格也实惠。

  危岑给他500点功勋点,让他选材料,还居然直接走人,真以为他受了威胁,就什么暗手都不会留了吗!

  嗯……

  他留暗手好像有点容易暴露。

  叶昀瞪着手中天纯白矿石,一副准备徒手捏矿石的样子。

  “小叶子?”

  夏洛咽了咽口水,指着叶昀手中的木盒,“盒子……要裂开了。”

  夏洛不开心,小叶子这么久才回来一趟,不仅没有给师兄他一个爱的抱抱,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

  小叶子在外面学坏了!

  “师兄,以后别当着人喊我小叶子,这称呼不符合我英明神武的气质。”

  叶昀抱着木盒进后院,一边走一边嘀咕。

  完了,鹦鹉刚才这样叫我了,危岑那家伙听到了没?

  “小叶子多可爱,等等,你是来打造武器的?”见叶昀走进工作室,摆好材料,夏洛一愣,皱起眉,“你手上的伤……”

  “早好了。”叶昀撸起袖子,露出大臂处一圈仿佛断臂后再缝上去的疤痕。如果不是偶尔要拿这伤疤装弱,叶昀早让系统一键除疤了。

  见夏洛还是皱着眉,不认同的模样,叶昀把手伸过去,“师兄,给,你自己检查看看,我的手真的已经没有问题了。”

  捏了捏叶昀的手臂,输入星辰之力检查一番,的确没什么问题,夏洛紧皱的眉头才松开一些,不过,夏洛没有完全放下心。

  打造武器,对手臂的伤害极大,叶昀的手臂曾经差点被人整条斩断,万一旧伤复发可不行。

  “我在旁边看着你。”

  夏洛找个位置坐着,准备观摩叶昀打造武器,一来,防止意外,二来,顺便指点叶昀。

  叶昀无奈,“师兄,我觉得我不该喊你师兄,得喊你爸爸。”

  自从他替夏洛承受一次断臂攻击,原本严肃的夏洛,看他跟块一碰就碎的玻璃似的。

  夏洛却是轻笑,“我的年龄做你的爸爸的确绰绰有余了,不如现在就叫一声?”

  叶昀翻了个白眼,随即认真的,“等会我要出门一趟,如果这家伙回来了,师兄你帮我拦着,就说打造武器不能受到外人影响。”

  叶昀把危岑的照片放给夏洛看。

  夏洛点点头,没问叶昀为什么,但暗暗地打开终端,他要查查,是什么人让叶昀提起来如此警惕。

  与此同时,危岑已经“路过”蓝贝壳酒吧。

  蓝贝壳酒吧照常开着业,危岑试图进去,却被拦在门口。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们酒吧是女性和ega限定酒吧,禁止男性入内。”

  拦下危岑的是一个有着一头褐色卷发,穿黑色吊带裙搭针织开衫,看起来十分知性的女性。

  陆十,实力开54个星窍,无星辰武器。

  瞬间,危岑脑海中闪现此人的身份信息。

  当初叶昀解决蓝贝壳酒吧,连同其中成员的身份一同上了学校论坛,危岑记得清清楚楚。

  视线穿过陆十,酒吧内情景全部落入眼底。

  估计才开门,店内没有顾客,调酒师和两名服务员说着话,驻唱歌手自顾自地在台上轻唱。

  郑冬,开46个星窍,孟元,开54个星窍……

  只差一个聚星一重的曲任梁,则蓝贝壳酒吧六名邪教人员都在此。

  危岑的视线仅仅停留一瞬,便收回,没有引起陆十的怀疑。

  随即,危岑退出蓝贝壳酒吧的楼梯,回到地面,看着阴沉的天空,危岑的脸色闪过一瞬笑意。

  很好,蓝贝壳酒吧这边没问题,可以开始下一步了。

  今夜无风,阴云沉沉,星光黯淡。

  适合杀人!

  此时,蓝贝壳酒吧斜对面。

  一个小姑娘和一胖子在吃蛋糕,两人面前的桌子已经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碟子。

  “表哥,你快看那个小哥哥,我觉得他要等会要去做坏事了。”小姑娘在桌下踢了那胖子一脚,拿挖蛋糕的勺子指了指窗外。

  胖子无语,“别人想做坏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快吃,吃完我们好回去。”

  “那不是别人呀,”小姑娘撑着脑袋,想了想道,“他在表哥你的备选人名单里呢,就前几天更新的,那个星榜第10名,危什么的。”

  “危岑吗?”胖子似乎也想起来了这个人。

  小姑娘点点头,“对的呀,就是这个名字,和危尘姐姐的名字读起来很像的。”

  “嗯……我上次查了他,他好像的确和危尘有点关系。”胖子摸了摸下巴,回忆危岑的资料,好像是危氏药剂的继承人,还是什么的,据说这个危氏药剂和中央星域的危家有点关系。

  “那正好呀,和危尘姐姐有关系的话,他就不会拒绝表哥你的邀请吧。”

  小姑娘放下勺子,擦擦嘴巴,掰着指头,像是在计算什么,“我之前算了算,以表哥你们的天网积分,想要进特招赛预赛,必须有一个积分排名星榜或月榜前20的队员才行。危岑是全天秤星域符合这个要求,而且还没有报名的三个人之一。他实力好像也不差,表哥,要不我们现在去问问他。”

  最重要的是,危岑小哥哥长得好好看!

  她成天对着表哥还有那两个爱装x的家伙,心里好难过的,好想能够天天看到好看的小哥哥!

  看照片,看视频不够的!

  她要看真人!

  “嗯唔啊!”胖子狼吞虎咽,几下子把桌上剩下的三个蛋糕给吞了,“走!”

  然而,等两人收拾好,危岑的影子都没有找到。

  “哎呀,都怪表哥你吃得太慢了,害的我的小哥哥跑掉了!”小姑娘鼓起嘴,不开心。

  胖子提起手上的袋子,“要不是你最后还要打包,我觉得我们是能追上他的。”

  小姑娘撇开视线,“哼,我不管,就是表哥你的错,谁让你一开始都没认出他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名黑衣女子从两人身边走过。

  “咦?”

  小姑娘回头,看着女子的背影消失在蓝贝壳酒吧的入口,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小哥哥……小姐姐?”

  下一秒。

  小姑娘哭丧着一张脸,扯着还在四处寻找危岑的身影的胖子,就差没哭出来,“表哥!!我的小哥哥雷达失效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忍不住就发出来了!老长的一大章

  上一世两个人都很残暴的,这一世其实就好很多了感谢在20200724085752202007251250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清宸依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清宸依4个;青青子衿、无声剧本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随眠39瓶;天天20瓶;kkk3瓶;司木雨、张大床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