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20:1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蓝贝壳酒吧。

  装饰清新典雅的酒吧内,除了几名工作人员,半天不见一名顾客。

  当然,对于蓝贝壳酒吧,这样的冷清生意是常态。

  在临渊武器城开酒吧,生意本来就一直不佳。

  来临渊武器城的人,要么是冲着寻找机缘体验一下武器大师诞生地是否有光环笼罩的武器师,要么是为了买一把好的星辰武器的星辰师或星盗,有精力去酒吧的人不多。

  何况,蓝贝壳酒吧只招待女性以及ega顾客的这条规定,把大多数的顾客挡在门外。

  这几天,又因为主教的事情,更是闹得整座城人心惶惶的,除了巡逻的边境军,街上也少有人走动。

  于是乎,蓝贝壳酒吧今晚开门一个小时,只遇到一个看到外面挂着的男性以及alpha禁止入内的牌子,还故意想往里边闯的男学生。

  陆十靠在入口的吧台上,正无聊地摆弄一个魔方。

  平时乱闯的男性和alpha挺多的,她就负责站门口拦人。

  这不,前不久才拦下一个人。

  别看陆十表面一副温柔模样,实际上她脾气并不好。

  放平常,见有人乱闯,她少不了说是几句让对方去医院挂个眼科之类的讥讽语,不过最近她心情特愉悦,赶人的语气都柔和不少。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不用再守着这家酒吧,每天陪那些矫情的女生们玩什么知心大姐姐的游戏,陆十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虽然接引那些无知又愚昧的凡人重回神界,是她们这些神民应尽的责任,但她更喜欢动手为神教扫除障碍。

  再过不久,大教主将亲自莅临,带她们一同回归神教。

  到时候她们不仅能再升一阶,还有诸多资源等待,甚至有机会去往神教总部。

  而这些……

  陆十眼中闪过轻蔑,可都要多亏了底下那位域主之子苏无绝。

  要不是外边边境军和域主府为了这个苏无绝几乎要打起来,陆十说什么都不会相信那天遇到的醉汉会是域主之子。

  陆十就没有见过,听都没有听过,这么没用的域主之子。

  享受了那么多资源,居然二十岁了还只是个开窍阶,甚至开启的星窍还没有她多。

  此等垃圾,也就这些凡人会当个宝,如果她是对方,早羞愧欲绝自杀身亡了。

  想着,悬挂在门口的风铃轻晃。

  “叮铃”

  风铃轻响一声。

  一声响,来人为开窍阶。

  陆十回神,看向入口。

  这回倒不是误闯,一个面貌普通的黑衣女子走了进来。

  陆十第一次见对方,是个新客。

  既然是新客,陆十便懒得和对方搭讪。

  一天时间不够她引导对方走上正途。

  陆十正准备收回视线,继续摆弄她的魔方。

  不想,对方却是站在她面前,淡淡地开口,“陆十,开54个星窍。”

  陆十瞳孔震惊,在蓝贝壳酒吧,她用的是假名。

  这女人怎么会知道她的真实姓名!?

  “你……”

  陆十只说出一个字,心口顿时传来剧烈的疼痛。

  一把透明的匕首已刺入她的心脏。

  “噗!”

  压缩的能量炸开,陆十胸口血肉模糊。

  “……是……”谁?

  第二个字卡在喉咙里,轻微不可闻。

  陆十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缓缓地倒向吧台。

  上半身倒在吧台上时,她的气息已然消失。

  死亡。

  从黑衣女子走下楼梯踏进蓝贝壳酒吧,前后不到两秒的时间,陆十就这样轻易地死了。

  “官方标价108点功勋点。”

  黑衣女子收回手,萦绕在指尖的星辰之力散开,她看一眼陆十的尸体,轻声报出陆十的官方通缉价。

  而此时,酒吧里面其余几人,却毫无反应。

  没有人意识到,她们的同伴已经少了一个人。

  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平静的不可思议。

  敛息决,收敛气息,亦降低敌方感知。

  星辰之力的一瞬爆发,被敛息决完美掩饰,无人发现。

  黑衣女子,不,应该说是危岑。

  危岑轻易地杀死一个人,由始至终,他的脸色没有半丝变化,眼神也依旧那么冷淡又看不清其中真正的情绪。

  第一个。

  这只是开始。

  不再多分给那具尸体一个眼神,危岑继续走进酒吧内部。

  “给我一杯蓝玫瑰。”

  危岑坐进吧台,随意扫了眼吧台上手写的酒单。

  听见蓝玫瑰三个字,舞台上,谈着吉他的孟元手指一顿,温柔的曲调出现一个破音。

  孟元看向危岑,没在他身上看见与蓝玫瑰相关的物品,又重新低下头。

  时间还没到,这人应该不是那个神秘的“叶”吧。

  调酒师郑冬微微一笑,“请稍等。”

  危岑单手轻点桌面,余光撇过另外三人。

  三点钟方向一个,七点钟方向两个。

  座位分散,无法同时对付全部人。

  那么

  先解决孟元!

  四人当中,唯独孟元精神海强度最强,擅长以精神力干扰。

  他的精神海破损严重,若是被其他三人联手,再有孟元干扰,或许会有些麻烦。

  还有一个聚星一重的曲任梁未出现,但危岑清楚,对方大概率正在蓝贝壳酒吧地下室内看守苏无绝。

  一旦引出曲任梁,并给了对方联手的机会,免不了受点伤。

  所以,不想被围杀,必须速战速决。

  危岑眸色微沉,隐藏杀意。

  敛息决继续运转,别在腰间的光牙浮现浅浅光芒。

  “你的蓝玫瑰。”郑冬调好酒,推向危岑。

  危岑伸手似乎要去拿过那杯蓝调的鸡尾酒。

  然而,他的手从酒杯盘穿过,却是握上郑冬的手腕。

  郑冬一愣,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便被一道巨大的力量拖出吧台。

  “哗啦”

  酒杯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危岑握住郑冬的手腕,将人甩向七点钟的方向。

  “砰!”

  郑冬一下子撞在沙发上,连带着正坐在沙发上下着军棋的另外两人一起翻到在地。

  与此同时,危岑的身影骤然消失在原地。

  “敌袭!”

  孟元最先反应过来,音调一变,精神力波动,尖锐的音符传出。

  仅是半个音符传出的时间,消失的危岑却已然出现在她的身后。

  光牙绽放冰冷的寒芒,从后触及孟元的脖子。

  对方武器已经触及自己致命的位置,孟元却还未感受到任何危机。

  她只是下意识地想要抓住危岑的手,阻止对方的攻击。

  孟元潜意识告诉她,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攻击,她不会有生命威胁。

  可她已经没有继续思考的机会了。

  光牙划破孟元的脖子。

  危岑再次消失在原地。

  孟元捂住脖子,却止不住喷发的血液。

  “小元!”

  郑冬悲鸣一声,她迅速从地上爬起,正看见孟元倒下情景。

  孟元是她亲手接引的人,就像是她的妹妹一般亲近。

  郑冬眼中一片血色,往腰上一抹,一条金属长链甩出。

  一边甩,郑冬一边向另外两人喊道,“快!搅动星辰之力,找到她!”

  一声喝下,另外两人纵身一跃,从天花板上各取下一根长棍。

  长棍横扫,带动一片区域星辰之力扭曲。

  某一处的扭曲尤为剧烈。

  “在那里!”郑冬手上用力,长链甩向危岑。

  危岑从扭曲的空气之中走出,光牙主动迎上郑冬的长链。

  两把武器相触,带起一阵火花。

  郑冬用力一扯,长链上亮起红光,这是一把星辰武器。

  危岑手上一沉,光牙被控制住。

  郑冬吼道,“就是现在,杀了她!”

  剩余两人一左一右从她身侧冲向危岑,长棍破风而来。

  危岑眼神冰冷,突兀松手。

  光牙并非他的主武器,用与不用,影响不大。

  长棍即将击中危岑,危岑伸手向前一按,交叉扫来的长棍被他同时按住。

  两人条件反射地用力一震,危岑顺着这个力道,跃起,于空中翻身,落在郑冬身前。

  “啊!”

  郑冬惨叫一声,被危岑踢飞,狠狠撞到墙壁,因及时抽回星辰之力护体,郑冬只受到轻微内伤。

  危岑没有给她再起身的机会,身形拖出残影,猛然冲向对方。

  “砰!”

  危岑掐住孟冬的脖子,将人拉起又撞向墙壁。

  孟冬惶恐,她根本挣脱不了对方的力气。

  是谁!

  这人是谁!?

  没有人回答她心底的质问,她也没有机会问出来。

  危岑手上星辰之力大盛,另一只手侧抓孟冬的脑袋,用力一拧。

  “咔嚓”

  又一具尸体出现在危岑手下。

  “聚星阶!”剩余两人异口同声,只有聚星阶,才可能这么容易地干掉她们的同伴。

  两人脸色一白,其他人都死了,以她们的实力完全无法对付眼前这个女人。

  “通知……啊!!”

  其中一人才抬手,终端都未开启,眼前一花,一把透明的匕首扫过她的脖子。

  危岑转向最后一人。

  “不要!我投降,我,我,你要什么我都给……”

  “砰!”

  她求饶的话没有说完,整个人直直地倒在地上,眼睛还睁着,满脸恐惧。

  危岑向前几步,抬手一握,插在对方胸口的光牙飞起,落入他手中。

  银色的抢头不沾血迹,光洁无痕。

  危岑内心未有波动。

  杀了她们,并没有什么值得喜悦的地方。

  说实话,以他的实力,只要不被她们联手围杀,要杀她们,轻而易举。

  危岑平淡的目光扫过酒吧内五具尸体,随着五人的死亡,一道道黑色的虚影浮现在她们的尸体之上。

  黑影模糊,隐约能看出人形。

  这些黑影被称为“邪影”

  真正的邪教人员死亡之后,尸体都会浮现“邪影”,代表着他们将生死、乃至一切献给了邪教。

  趁着“邪影”还未消散,危岑对五具尸体一一拍照,并将五人的终端信息记录下来。

  而后,危岑运转星辰之力,一团黑色的火焰在他手心中燃烧。

  火光扭曲,带着销毁一切的味道。

  b级战技黑火,极为适合毁尸灭迹的好技能。

  就在黑火烧上尸体的前一刻,危岑却突然停下。

  看着尸体,危岑微微皱眉。

  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想了一会儿,叶昀拖着重伤的身体,却两眼放光,扑向一具尸体的画面浮现在危岑脑海中。

  危岑顿时反应过来。

  他差点忘记“捡包”!

  作为一名曾经的杀手,危岑的任务通常只是解决任务对象,偶尔才需要毁尸灭迹。

  其他时候,善后都是交给专门的后勤部门。

  但不管是他,还是后勤部门,除非是雇主要求,很少会专门搜索尸体,搜刮任务对象生前财产。

  在阅读星际战神后,危岑才第一次有了“摸尸捡包”这种概念。

  不过,这一次他任务的对象都是女人,即便已经成为尸体,真要动手时,危岑还是有分犹豫。

  最终,危岑放弃搜身,只把五人终端当中的全部财产转移至自己的临时终端账号当中。

  看着终端里多出的近900万信用点,以及636点功勋点,再看一眼尸体,危岑叹口气,恢复情感记忆后,他的一些“毛病”同样回归。

  他怎么也做不到像叶昀那样有着无论是男是女,是强是弱,死后就是资源包的想法。

  除了郑冬使用的那条长链,其他武器危岑也一并焚烧。

  几个开窍阶,身上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最值钱的,估计就是这条e级星辰武器的长链。

  危岑自我安慰,放平心态,随后使用黑火将五具尸体焚烧。

  黑火包裹着尸体,几秒过后,五具尸体完全消失。除了几处稍高的能量波动,什么都不剩下。

  黑火能将触及的所有物体焚烧而转化为纯粹的能量,几具尸体残留的能量很少,可见她们身上的确没有特殊物品。

  做完这一切,危岑并不急着离开,此次任务最关键的部分还未完成。

  很快,危岑的视线落在了吧台后的酒柜上。

  酒柜后,有着一条通往蓝贝壳酒吧这些人挖出的地下密室的通道。

  跳进吧台内,危岑摆动酒柜上的酒瓶,寻找开门的机关。

  临渊武器城的古朴,也让得居住于此的人也染上“古意”。放着各类科技不用,一个密室入口仅用最基础的机械暗门来防止外人进入。

  酒柜上的酒不少,当初叶昀是意外撞翻酒柜,才发现入口的机关。

  危岑没有用这样的方式。

  自进临渊武器城后,危岑心头一直缠绕着一种淡淡的危机感,若非此次机会难得,他身上保命物品也不少,危岑不会如此莽撞地直接开始任务。

  边境军迟早找到此处,出于谨慎起见,万一被堵在蓝贝壳酒吧内,至少能够靠着密室拖延一段时间。

  而且,他解决郑冬孟元她们的时候,动静不小,曲任梁却未出现,危岑怀疑,对方暂时不在蓝贝壳酒吧内。

  曲任梁是此处邪教团体的领导,与边境军的人联系的恐怕也是他,更不能让他跑了。

  将酒吧内保持原样,等待对方回来,可降低对方警觉,以便迅速解决对方。

  “咔嚓!”

  危岑目光一闪,手下酒瓶向下一掰,便见整个酒柜颤抖一下,一道裂缝从酒柜中间浮现。

  找到了!

  危岑后退一步,留出让暗门开启的空间。

  门后一片漆黑,似乎没有人存在。

  危岑保持警戒,身形一阵扭曲,无影步发动,身影隐匿,呼吸近乎消失。

  闪进门口,危岑沿着楼梯向下。

  一边走,一边想,不得不说,邪教把一个小分部开在边境军的眼皮底下,还是有准备的。看看这楼梯,少说往地下开发了三十米,难怪一直没有被发现。

  “……准备好……多久……”

  突然,危岑停下脚步,眼中闪过一瞬愕然。

  下面有人!

  似乎对方正在和谁通话。

  曲任梁?

  他在联系边境军?

  猜测一闪而过,危岑心中一动。

  边境军不满域主府对边境军的政策,域主府同样认为边境军不服从命令,只是一直没能抓住边境军的把柄,即便想要对边境军下手修改,未能找到理由,但……

  绑架域主之子,勾结邪教,这不就是现成的理由!

  不仅如此,有邪教参与其中,事情结束后,还能够将全部纷争推到邪教身上。既达成域主府的目的,又能够保持整个星域的平稳,维持域主府和边境军继续表面和谐。

  对于域主府来说,这绝对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只需拍摄到对方联系边境军的影响,他这次行动能够得到的回报,必将超乎预期!

  敛息决运转加速,危岑最后一丝呼吸声消失。

  危岑无声无息靠近说话之人,终端录像功能开启。

  对方背对着危岑,看不清面貌。然而,与对方联系的人的长相,被危岑看得一清二楚。

  “……大主教我们这边已经坚持不了多久,如果您能在明日回归,还望在接引苏无绝的同时,给予我等……”

  跪倒在地的人虔诚祈祷。

  可此时此刻,危岑已经听不进去对方在说什么。

  他满脑子只剩下一个词

  大主教!?

  这个人是大主教!?

  看着投影中的人物,危岑的瞳孔猛然一缩。

  要不是敛息决运转,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震惊出声。

  怎么可能!?

  这人怎么可能是邪教大主教!

  危岑看得清楚,这人分明是资溪区边境军统领莫卫!

  资溪区边境军最高统领,定元阶五重的莫卫居然是邪教大主教!

  该死!

  莫卫疯了吗!

  边境军疯了吗!

  危岑身上汗毛立起,再顾不上拍摄证据,瞬步一瞬之间开启至最高阶。

  下一秒,危岑出现在密室入口。

  三十米的距离,已是他现在开启瞬步的极限。

  可惜,危岑还是慢了一步。

  “谁!”

  一道爆喝仿佛在危岑脑海中响起。

  危岑心头与精神海中的定元阶心头血同时颤动。

  只是一道声音,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席卷危岑全身。

  精神海遭受强烈一击,黑色的深渊扩大,星辰忽明忽暗。

  危岑脸色瞬间煞白,整个人飞了出去。

  身后,一道虚影破开地下密室,拔地而起。

  近50米的虚影挥动巨大的手掌拍向危岑。

  危岑疯狂运转瞬步。

  人影闪烁,手掌却如影随形。

  危岑怎么也闪不出手掌范围。

  眼看危岑即将被虚影拍扁,一滴心头血从危岑心头爆射而出,聚成人影。

  人影手持圆盾,纹丝不动,挡在危岑身后。

  “轰隆”

  两者撞击,巨大的冲击扩散开来。

  整间蓝贝壳酒吧被卷起的气浪冲击,酒瓶炸裂,吧台桌椅飞向四周。

  顷刻间,建立在地下的蓝贝壳酒吧成为废墟。

  强大能量撞击后,留下的残余能量形成的能量壁笼罩这一片区域。

  “什么!发生了什么!?”

  临渊武器城中不少人感受到震动,从自家店铺门口探头。

  离得近的几家商店内,老板加顾客一起瑟瑟发抖。

  好可怕!!

  刚刚他们以为自己要死了

  数道身影升起,浮空遥望,脸上浮现凝重。

  定元阶!?

  城主还在星海之中,临渊武器城哪来的定元阶!?

  而且,不止一个定元阶!

  艹

  危岑整个人都不好,重生后,首次骂出声来。

  真的是莫卫!

  只有定元阶五重的莫卫才能够用一道投影击散定元阶心头血的防御!

  危岑根本没有想到,信息素科交给他的定元阶心头血,第二天就被他用掉。

  危岑心在滴血,难得吐槽。

  搞什么投影!

  星际时代,就不能用终端通讯吗!!

  看看现在,暴露身份,还废了一道投影!

  他一边暗中吐槽,一边被冲击拍向前,头昏目眩之余,危岑看见一张过于清纯的面容。

  明明是陌生的长相,危岑却在其中看到了一丝熟悉感。

  对方同他一样,被冲击拍飞。

  比起危岑还有心头血的残余能量护体,对方则是完全暴露在冲击之中。

  蠢!

  看着对方毫无防御的样子,危岑惨白的脸色愈发透明,眼神闪烁暴躁。

  不得已下,危岑拉住对方,以周身定元阶心头血残留能量一同护住对方。

  同时,将对方为垫背,撞进对方怀中。

  即便有人为垫背,危岑受到的冲击还是不小,五脏六腑有不同内伤,精神海更加混乱不堪,再加上对方身上传来的怪异的茶味ega的信息素的味道,让得危岑本能地抗拒。

  恶心的味道!

  “咳咳!!”

  危岑撑在对方身上,喉咙一腥,被那奇怪的味道刺激得咳出一口黑血。

  作者有话要说:叶昀虽然有系统,但过得好穷,系统就是个无底洞23333感谢在20200725125039202007261000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清宸依2个;莫雨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dasd10瓶;卫槿忻妤6瓶;随玖2瓶;七月殇魂、金樽玉酒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