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63章 第六十三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20:1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砰!”

  本足矣防止高阶兽虫意外逃脱的特制电梯墙壁被一拳穿透。

  危岑的一只手深深地嵌入电梯墙壁之中,突然遭到破坏而变形凸起的金属在危岑的手臂上留下几道划痕。

  血液嘀嗒,却无人在意。

  被夹杂精神力的杀意包裹,叶昀贴在角落,快要喘不过气来,他只想赶紧离开此处空间。

  只是,他刚刚放出精神力,试图抵消这压抑的杀意,危岑却幽幽地向这边转动视线。

  对上那双过于深沉的双眸,叶昀心中一寒,随即发现危岑的两眼因愤怒浮现赤红的血丝,眼底一片混沌,根本没有倒映出自己的身影。

  叶昀瞬间收回精神力,迅速做出判断。

  很明显,危岑现是陷进某段回忆的状态,这种情况下,只要不去刺激到危岑,应该就不会受到无差别的攻击。

  叶昀不再主动抵抗,开始尝试地适应源于危岑的杀意。

  好在,这些杀意针对的不是他,否则他还真不一定能够克制自己不做出任何刺激危岑的行为。

  叶昀由贴在角落,改为蹲下,他屏住了呼吸,缓缓地,小心翼翼地偏离危岑的视野范围。

  叶昀手长脚长,虽说身上肌肉充满着力量,整体体型还是有些偏瘦,站起来高挺的一个人,蹲在角落里,意外地显得存在感极低。

  这家伙果然脑子有问题!

  叶昀一边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一边在心底疯狂吐槽危岑。

  自己太惨了,直接撞上病发现场。

  可怕,这杀气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他都快吓哭了好不好。

  闪烁的红光扫过危岑阴沉,不仅仅是阴沉,那更像是扭曲的容颜,沉浸在痛苦与仇恨之中,他的整张脸都染上了可怖的疯狂。

  完了,他没法把这张扭曲的脸的记忆删除了。

  叶昀欲哭无泪,又不敢真的闭上眼睛,只能眼睁睁得看着危岑的脸从高颜值变成扭曲不堪。

  抛开危岑莫名其妙的针对,叶昀对危岑的颜值其实一直挺满意的,硬要说,比起长得奇形怪状的家伙,叶昀更接受危岑成为自己的未婚夫。但此时此刻,叶昀只恨自己先前上了电梯,这段记忆绝对会影响他对危岑的看法!

  另一边,危岑已经遗忘叶昀的存在,他被拖入混乱的记忆之中。

  危岑以为自己早做好了再次见到林枫的准备。

  自从报名参加中央军校的特招赛,他便知道,距离他看见林枫的时间在一步步接近。于是,危岑无数次幻想林枫出现在自己身前,在危岑的设想当中,他已经能够从控制不住仇恨,变为可以平静应对林枫的出现,然而……

  设想与再次见到真人完全不同。

  再加上他今天几乎一整天都承受着联合实验室的实验,他的精神本就受到极大的刺激,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这下子突然见到真人,危岑曾经的自我缓解直接崩溃了。

  仅仅是一个瞬间的照面,危岑甚至没有看清林枫的脸,只是模糊地,一闪即逝地遇见,危岑便失去镇定。

  那些一遍又一遍强迫自己去面对林枫的设想,在真正看见林枫时,直接瓦解,停留在危岑脑海深处的,只剩下他被林枫改造为生化人时的那段记忆。

  最悔恨,最无力,也是最想遗忘,最不愿面对的记忆。

  一时间,危岑几乎分不清回忆或是现实,狭小电梯的空间扩大了他的恨意,让他有种毁掉眼前的一切的冲动。

  迫停的电梯再次因膨胀的杀意而震动,危岑十指直接插入电梯门中,试要强行撕开这扇门。

  这时,几道僵硬的电光扭曲地闪烁起来。

  “滋滋滋”

  被杀意笼罩导致延迟的防御系统终于上线,高强度的电压沿着危岑与电梯门相连的位置侵袭而来。

  危岑瞬间开启全部星窍,星辰之力流转,抵消部分电压。

  到底是近距离承担高压电击,危岑眼前出现模糊,身体晃动一瞬,却硬撑着继续要撕开电梯。

  星窍全开,以及电压袭击,导致整个电梯内的星辰之力都混乱起来,球球再忍不下去,刷得一下从危岑口袋里跳了出来。

  契约者的情绪会对契约兽虫的情绪形成影响,球球一边被危岑刺激,一边让电压电得正着,整个球都炸起来,龇牙咧嘴地瞪着危岑。

  看出危岑失去理智,球球二话不说直接发动变形的能力,化身为危岑的形象。

  由于球球的技能,危岑的气息顿时削弱了下去。

  “!”

  叶昀微微睁大眼睛,什么鬼!?居然存在能够模拟人形的兽虫?

  危岑满脑子是杀了林枫,突然被抽去一半的力量,还没有反应过来,侧边传来一道力量,他被撞得身体一歪,双手离开电梯。

  球球趁着危岑重心不稳,干脆整个人都冲向危岑,顺势将危岑压倒在地。

  背后传来的剧痛让危岑周身杀意更盛。

  “让开!别逼我对你出手。”

  理智近无的情况下,危岑还记得林枫的实力,不愿将力气浪费在对付球球上。

  “不要!”球球咬咬牙,努力抵抗着体内的契约,它什么也不清楚,却知道危岑现在的状态很危险,他不能让危岑再这样下去。

  球球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危岑身上,双手也死死地按住危岑的双肩,以便压制危岑。

  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一上一下,面对面地倒在地上,双方衣衫凌乱,一个表情狰狞,一边表情严肃中带点胆怯地僵持着,配上折射出的红色灯光,压抑的喘息,整个画面充满了诡异的美感。

  果然表情还是很重要的,叶昀暗暗地想着,看着一人一兽虫的僵持,身体快于思维地抬起手开启了终端的拍摄功能。

  不过只拍了几张,见球球化身的那个“危岑”就要落入下风,叶昀赶紧打开积分商城兑换了一瓶强力迷幻药剂。

  这是他准备晚上让危岑“睡着”,以方便他偷溜出来的药剂,没想到提前就用上了。

  危岑察觉到叶昀的靠近,只可惜他暂时被球球牵制住,正要警告叶昀不要妄动,就觉一股浓浓的倦意袭来。

  球球同样也在药剂的攻击范围,它晃了晃脑袋,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缩小并昏睡过去。

  危岑却没有那么轻易的臣服于药性之下。

  看着危岑眼神涣散,偏偏全身星窍依旧维持开启的状态,叶昀向后退了退,心中暗暗警惕,这家伙耐力不一般啊,这么一瓶药剂出来,正常人早倒了!

  正当叶昀犹豫着要不要再来半瓶强力剂,叶昀眼前一暗,刚才还倒在地上的危岑闪现至他身前。

  球球昏过去后,危岑的实力就恢复大半,即便状态不佳,要对付叶昀还是轻而易举的。尤其是他受药剂的影响,思维彻底混乱,将眼前的叶昀当做了林枫,向叶昀的攻击一招一式都在本能地下死手。

  “靠!我不该用这玩意的。”叶昀低骂一声。

  强力迷幻药剂能让人进入真实的梦境瓦解中药者的怀疑,令中药者以为自己是在自然睡眠。然而他比较倒霉,第一次用药就遇上危岑做噩梦,就危岑展露出的这杀意,梦到谁杀了全家吗?

  叶昀一边应对惊心动魄的杀招,一边祈求危岑要么赶紧清醒,要么立刻昏死,这种失去理智的状态他根本扛不住。

  危岑听不见叶昀的心声,越来越浓的睡意让他出招也跟着越来越狠。

  危岑专门攻击人体的弱点,凝聚在手掌的星辰之力化作小刀状,透明的刀刃从叶昀的心口,各大星窍,以及脖子上划过。

  叶昀连回击的时机都没有,运转全部的星辰之力用来防御。也就是他反应极快,每每攻击逼近,都能及时转换星辰之力护住被攻击的位置,不然以他和危岑的实力差,他身上破损的就不止是衣服。

  危岑的攻击极快,几乎是眨眼之间,叶昀就被他逼至无路可退。

  眼看着那把透明的小刀袭上自己的颈脖,叶昀下意识地扭过头闭上眼,藏在心口的心头血发出微微热度。

  星辰之力汇聚的屏障阻隔在危岑的攻击之前,紊乱的星辰之力带来的阻碍仿佛一戳就散,危岑心头却泛起一抹浓郁的危机感。

  危岑停下攻击,小刀抵在叶昀的脖子前几毫米的位置,刺耳的警报声让得危岑大脑阵阵发疼。

  有些不对……

  危岑缓慢地眨了下眼睛,眼前的“林枫”出现扭曲,凌乱的画面露出另一张的脸来。

  危岑的思维一滞,凌厉的小刀消失在他的手心。

  就是这个思维停滞的间隙,强力迷幻药剂终于突破危岑的大脑的防备,危岑身形晃动,举起的手缓缓滑落。

  紧接着,危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记忆中的林枫也好,面色苍白的叶昀也罢,通通从危岑的脑海中被剔除,只剩下一派倦意。

  危岑倒在地上,他本来是往叶昀的方向倒去,但叶昀往旁边挪了挪,任由危岑撞着电梯墙壁倒下去。

  叶昀睁开眼,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手下的温度过于冰冷,叶昀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盘旋在店里里的杀意已然消散,唯独闪烁的红色依旧渲染着紧绷的氛围。

  “今天这事我记住了。”叶昀抬脚往危岑身上意思性地踢了几脚,没实际踢下去,怕把人踢醒。

  说完,叶昀停顿一下,突然又觉得放狠话这事无趣的很。

  要知道,他的小本本上记下的需要报复危岑的事情不止这一件,偏偏自己打不过危岑,只能先记着。

  叶昀瞥一眼在杀意爆发之前就被破坏的监控摄像设备,再看一眼趴在地上的危岑,眼中浮现浓浓的凝重。

  与先前几次出手的方式相比较,危岑这一次展露出来的手段更加难以对付。

  虽说只是片刻,但那种招招目的都是让对方致命的攻击方式,还是让叶昀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当初在死星追杀他的那些职业杀手,包括动手之前先毁坏监控摄像设备的行为,也像极了杀手的手段。

  但是,这种手段按理来说不该出现在危岑身上。

  一个星域龙头企业的继承人,军校的尖子生,叶昀无法想象危岑是怎么和杀手这种职业扯上关系的。

  叶昀皱起眉,危岑这个人他一直以来就从未看透过,随着他与危岑的相处,他能够察觉到危岑身份上的违和感越来越重,这让他既有好奇,更有警惕。

  待在这样一个时不时就莫名其妙发疯的家伙身边真的好吗?

  叶昀心头有些纠结。

  危岑给了他潜入危氏研究所的机会,他完全可以随便伪装成危氏研究所的任一研究员,用对方的身份潜伏下来,他已经没必要顾及与危岑的“婚约”。

  只是,危岑的身份确实好利用,叶昀舍不得放弃这条线,有危岑在,必然能让他更快接近危氏研究所的核心。

  另一边面,叶昀又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地想要远离危岑。

  就在叶昀无比纠结之时,电梯内的警报声戛然而止,电梯的门被人从外部撬开。

  叶昀压下乱糟糟的念头,扶起危岑让危岑那张脸露出来,顺手将球球揣进自己口袋。

  打开门的是危氏研究所的保安以及电梯维修的师傅,匆匆赶来的一队保安举着抢,严肃地盯着电梯内,以为危氏研究所遭到了外部袭击,等到他们认出危岑,更加警惕。

  “不许动,你已经被包围了!”保安3队的队长盯着叶昀,将他当作挟持危岑入侵危氏研究所的危险分子。

  被两排抢口指着,叶昀无奈地放出自己的通行证。

  队长哪会这么轻易就相信他,仔仔细细检查了叶昀的通行证,看来看去不肯放人,叶昀的通行权限颇高,直逼研究所内的那些高级研究员,队长看着叶昀那张过分年轻的脸,怀疑更重了。还是保安3队里有一个队员先前见过危岑和叶昀一起回到危氏研究所,叶昀才被放行。

  “那小子是哪来的,他的通行权限怎么那么高?”

  “我觉得他有点眼熟?”

  “那不是白小姐的男朋友吗?就危少情敌的那个。”

  “啊?危少的情敌?但他们关系好像挺不错的样子?危少都允许他靠近,我记得危少最讨厌人靠近,有一次危少做实验累昏过去,我想靠近差点没被他掐死,后来还是危柳小姐帮忙才把他送到医务室的。”

  “这些少爷小姐们的事情谁说得清呢。”

  ……

  叶昀嘴角抽了抽,觉得危氏研究所的保安不够专业,要八卦要讨论至少等他走了再开始吧。

  摇了摇头,叶昀扛着危岑回到危岑的房间。

  出了先前的事情,叶昀不得已放下今晚探索危氏研究所的计划,迫于条例,叶昀洗漱后也躺在了危岑身边。

  危岑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锁,呼吸凌乱,听得叶昀心烦意乱根本睡不着。

  在危岑又一次发出急促的呓语时,叶昀抽出自己脑袋底下的枕头直接拍在了危岑脸上。

  “用了药剂的家伙怎么就不能乖乖睡觉呢!”叶昀坐起身,把被子也一股脑地往危岑脑袋上蒙去。

  混乱之中,叶昀一不小心碰到了危岑的终端,就见一条视频信息浮现在昏暗的房间。

  叶昀被吓了一跳,赶紧要关闭信息,不过他手速慢了些,视频信息已经开始播放。

  “危寒来了,这几天你就暂时离开研究所在外面待一段时间,我不希望危寒知道我有你这样无能的儿子,你还没有资格出现在危寒面前。”

  视频很短,说话的人似乎是匆匆忙忙录制下这个视频信息,迅速地丢下这样一段话就结束了录制。

  画面停止在左青鄙夷的神情上,叶昀看着左青的目光,脸色一点点沉了下来。

  左青的目光根本不是一个母亲的目光,她看着危岑,仿佛在看一个令她丢脸的废物。

  等到叶昀回过神,他已经用系统入侵了危岑的终端,将危岑终端内与“危寒”这一个名字相关的信息都调了出来。

  面对一条条信息,叶昀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喃喃道,“我这是在干什么?”

  叶昀觉得自己这种窥探别人的隐私的行为不太好。

  “但调都调出来了,积分也花了,不能浪费吧,而且危岑看起来对我很熟悉,肯定对他进行过调查,我现在也只是做同样的事情,在了解对手而已,对,就是这样。”叶昀自我说服一阵,“大不了收尾收干净些,不被危岑知道就好。”

  你这个废物,危寒在你这个年龄已经开启了60个星窍

  这么简单的实验你都能弄错,以后怎么追上危寒

  危寒已经成为中央军校的讲师,你现在报考中央军校只是自取其辱

  废物!我就不该将你生下了,你连危寒的万分之一都比不了!

  危寒得到了……

  一条条或是辱骂,或是诅咒的信息看得叶昀脸色越来越差,每当“危寒”取得什么成就时,危岑便成为左青的发泄对象。

  废物,无能,垃圾……叶昀难以置信,这世上竟然有父母会用这样恶毒的词汇对待自己的孩子。

  看着睡梦中也依旧绷紧身体的危岑,叶昀突然就能够理解为何危岑的精神状态会出现病态。

  叶昀心底划过复杂的情绪,想到了自己的人生,同他这样被父母丢掉的孩子一样,危岑生在这样的家庭之中,有着同样的不幸。

  作者有话要说:危岑接受了一天的实验,本来就被刺激的不轻,加上他重生后其实都挺压抑的,所以才突然爆发失去理智,过了这个坎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