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20:1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危岑清醒过来时,已经是上午八点。

  望着空白的天花板,危岑的思绪难得如此放松,他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睡到自然醒。

  虽然随着理智的回归,无法停留在梦中的痛楚也一并袭来。

  昨晚,危岑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说是梦也不对,那是他曾经的经历。

  那场梦让危岑记起了他是如何一点一点被绝望打败,又是怎么样因绝望而保持理智。

  上一世,危氏是在被改造成生化人的过程中,知道了林枫所做的一切以及他那样做的目的。

  生化人的实力能够在短时间极大的提升是源于对脑域的强制开发,然而,星域联盟如今的技术还无法做到安全地开发脑域,所以生化人发疯率和死亡率一直居高不下。

  但是,经林枫的研究所的研究,强烈的情绪能够降低开发脑域的过程中带来的刺激,让脑域被开发者的发疯率和死亡率降低。

  而仇恨是一种最容易而且最持久的强烈情绪,林枫的研究所就是以此来不断地制造他的生化人军团。

  他们让目标沉浸在仇恨当中,以便提高将其制造为生化人的成功率。

  危岑永远无法忘记,当他绝望地向林枫本来帮助他的老师求助时,林枫却将他锁在了实验台上,用漫不经心地语调说出那些摧毁危氏集团的种种事件的原由。

  “其实危氏集团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你自己可是功不可没。”

  林枫说出的事实,一句一句地将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那个时候危岑才清楚地知道了,当初发生在危氏集团的一切,不是意外,也不是危氏集团的决策失败,危岑集团走向毁灭的每一步都有林枫和林家在后推波助澜。

  危氏集团的毁灭,除了是为了消除林家在此做下的反人类实验的痕迹,也是林枫在刺激着他,让他有成为生化人的资格。

  当闪烁寒芒的针头注入他的大脑时,孟烈的愤怒和自责充斥危岑的脑海,林枫一如既往温柔的声音就如恶魔的低语响在他的耳边,成功将他洗脑。

  “不行哦,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手上的一把利刃,作为武器的你不能用这种仇恨的目光看着我。”

  “要记住,我是你的主人。”

  “你的仇人应该是,那孩子叫什么,嗯……对了,我记起来了,叶昀。”

  “没错,夺走你的爱人,摧毁你的家的人,是叶昀。”

  ……

  重生后第一次完整的回忆当初发生的种种,危岑越发觉得当初的自己无比愚蠢。

  幸好,他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

  危岑眼底闪过自嘲,只可惜他现在依旧无法面对林枫,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自己对过往的不甘。

  他恨林枫,也恨自己的无能,或者后者才是昨日他爆发的根本原由。

  危岑突然有些感谢叶昀。

  这么久以来,他都在模拟面对林枫的情形,却对转化为生化人的那段记忆避之不及。也许叶昀只是想让他尽快昏迷,但就结果来说,叶昀给了他直面恐惧和懦弱的机会。

  逃避让他更加懦弱,唯有正视林枫的强大,正是自己现在的弱小,他才能够真正地走出过去的阴霾,一点一点地积攒报仇的力量。

  很快,危岑收敛了翻涌的思绪,他侧头,便看见叶昀以一个并不舒适的姿势躺在他身边。球球正趴在叶昀的脸上,透明的一团球下,叶昀眼下浮现淡淡的黑眼圈,眉头紧皱,表情痛苦,一副呼吸不畅的模样。

  危岑:“……”

  生怕球球把某人憋死过去,危岑连忙坐起身,将球球从叶昀脸上揪下来。

  被危岑的动作弄醒的球球看清楚揪住自己的人是危岑,二话不说,挣开危岑,然后张嘴就往危岑的手上咬去。

  “呜呜呜痛!”

  下一秒,球球用小小的手抱住自己,不满地干嚎。

  契约兽虫无法主动伤害其契约者,昨晚它只能限制危岑的行动,所以没问题,现在要咬危岑,却遭到了反噬。

  见球球怒视自己,小小的眼睛写满了委屈,危岑很快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为昨天的事情而抱怨。

  危岑想了想,说道,“等会我让人给你准备两盘肉。”

  “三盘!”球球不嚎了,蹦起来,身体压扁变成一直径半米的盘子的形状,“要这么大的盘子!”

  危岑点点头,答应了它的要求,随后戳了戳变回一团球的球球,神情透着些温和,“昨晚的事情,谢谢你。”

  若非球球限制了他的力量,那栋电梯早被他拆了,没了电梯,或许他会不顾一切地冲到林枫面前,然后……

  自寻死路!

  危岑的眸色越发深邃。

  被危岑感谢,球球顿时膨胀了,一改抱怨,得意洋洋地踩着还在睡的某人的肚子蹦了蹦,“本球就是这么有用。”

  刚说完,一只手从球球后面伸出,把球球抓在怀中,使劲地捏住。

  叶昀一脸睡眠不足地坐起身,他昨晚看危岑的终端看到半夜,然后做了一晚上被什么蒙住脸无法呼吸的噩梦,脑袋正又痛又累,还有东西在踩他肚子,叶昀三分起床气涨成八分了。

  把某球捏扁又搓圆,叶昀阴恻恻地挤出一句话,“刚才是你在踩我吗!”

  “是又怎么样!”球球一扭身,像是一团液体似的从叶昀手中滑下来,张牙舞爪地冲着叶昀做鬼脸,“谁让你昨天用药剂喷我,我最讨厌药剂的味道了。”

  叶昀心虚地瞥一眼危岑,见危岑已经往卫生间走去,似乎没注意到它们这边,才理直气壮地说,“谁用药剂了,我看你是被刺激得记忆混乱了吧。”

  球球往叶昀身上撞去,“球球不是没脑子的傻子。”

  “咳咳!”叶昀被撞得差点翻下床,这床本来就是单人床,叶昀不想贴着危岑,几乎是贴着床沿睡的,被球球一撞,半边身体悬空了。

  一脚踩在地上稳住身体,叶昀上半身扑向球球,压得一颗球龇牙咧嘴地抗议。

  “我今天早上要吃汤圆,把你一起丢下锅煮的那种。”

  “我也要,不对,你一看就好难吃,吃了绝对要拉肚子,球球才不吃你。”

  “操,看我这身完美的肌肉和能量,哪里难吃了。”

  “呸呸呸!你昨晚没洗澡!”

  “你咬我!”

  ……

  隔着卫生间的门也能够听见外边一人一球吵闹不停,危岑摇了摇头,情绪却莫名地平静了下来。

  等到危岑洗漱完毕再出来时,一人一球的争吵由球球取得第一次胜利。

  实力比不过球球的叶昀憋屈地坐在床头,暗暗后悔,他昨晚就不应该好奇心旺盛去翻危岑的终端,搞得自己心情不爽、睡得不好不说,还浪费了修炼的时间,以至于现在居然被一只球踩在脑袋上。

  睡眠不足导致智商下降的某人已经无视,修炼一晚上并不能使实力突飞猛进的这一事实。

  憋了一肚子火的叶昀抓起换洗地衣物,难得大清早地去洗澡了,冷水冲澡,降火。

  “走走走,我们去吃早饭”球球心情格外愉悦,圆乎乎的脑袋上冒出波浪符号。

  危岑提前吩咐,厨房给球球准备了未处理的兽虫肉。

  厨房旁便是简约的餐厅,不愿拿回实验室用餐的员工们就在这里食用他们的三餐。

  这个点对于沉迷研究的研究员们来说有些迟了,空荡荡地餐厅内就只有危岑一人,这也避免了球球的吃相惊吓到其他人。

  想起还未查看林业他们昨日的训练情况,危岑打开终端,没等他查看林业传来的文件,视线却被一道信息吸引了。

  与左青的对话框排在列表的第一位,显示着四条信息未读。

  危岑神情微变,即将送至嘴边的食物被他缓缓放回碟子当中。

  沉默一会,危岑点开了与左青的对话框。

  “回信。”

  “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不回的我信息。”

  “怎么还没走。”

  以及一段视频

  “危寒来了,这几天你就暂时离开研究所在外面待一段时间……”

  咔擦

  视频还未播放完,投影出的视频突然破碎。

  危岑另一只手按在了终端之上,强制关上了终端。

  一旁,埋头苦吃的球球打了个寒颤,嘟囔着,“嘶,好嫩冷”

  空荡荡的餐厅只留下球球进食的声音。

  过了几分钟,叶昀端着他的早餐坐在了危氏对面。

  然而,叶昀刚刚坐下,危岑突兀地站起身。

  椅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危岑一不发转身离开。

  “???”

  叶昀叼着勺子,满头问号,蛤?这家伙又怎么了,不想完成任务是不是?

  球球吃到一半,见危岑离开,恋恋不舍地望一眼还剩下半盘子的食物,小声地抱怨,“我还没吃完呢。”

  再看一眼叶昀,又小心地说道,“算了,不吃了。”

  “靠?”叶昀就看着一人一球在他来了之后立马离开,分外无语,“不是,你不吃了之前还要看我一眼是什么意思?是我在这,影响了你的食欲?”

  这时,叶昀的终端震动了一下。

  叶昀一打开,来自危岑的信息跳了出来,“半个小时后,我们出发去银松之岛。”

  叶昀咽下一口汤圆,翻了个白眼,危岑居然真的就准备离开,要是他,现在立马跳到那个什么危寒面前露张脸,虽然比不过危寒,但也要恶心左院长。

  叶昀一边脑补相关画面,一边加快用餐速度。

  危岑要离开,他也没理由继续留下,可惜他还打算尽快探索危氏研究所。

  不过,有外人在,危氏研究所的戒备应该提升了不少,他今早从危岑的房间到厨房甚至都被拦下检查了一次身份。

  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等危寒那几人离开了再探索危氏研究所。

  看着危岑毫不犹豫地顺应左青的要求避开危寒,叶昀肯定了,昨晚危岑是因为危寒而控制不住情绪爆发。

  结合他看到的那些信息,叶昀对危岑多了分同情。

  看着危岑挺可怜的份上,叶昀决定原谅那家伙差点连累他的傻逼行为。

  当然,那头球的行为不可原谅。

  叶昀狠狠地嚼动口中的汤圆,输给一颗球太憋屈了!

  与此同时,左青的实验内。

  林枫与危寒站在角落中看着左青对变身药剂进行实验。

  感受到身旁时不时小心看来的视线,林枫微微侧头,挑眉询问,“有事?”

  危寒欲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不是要去找那个人?为什么……”

  “那孩子的确很有趣,但还不足以让我特意来这里一趟。”林枫想起昨夜的一瞬碰面,对方的目光意外地充满了尖锐,比他收到的报告中看来更加有气势,只不过实力还是太弱了。

  林枫转回头,看着不远处大屏幕中显示出的“变身药剂”相关的数据,眼中浮现真正的趣味。

  林枫认真地说道,“我的目的是来看一看,危氏研究所的这个药剂是不是如报告那般真的适合我们的实验。”

  危寒这才意识到,林枫从说要来天秤星域后那些话都是在逗他。

  “现在你松了口气?”

  听着林枫含笑的话语,危寒面不改色,唯独耳朵悄悄了红了起来,不得不说,他的确松了口气。

  两人的对话皆是由精神力传达,其他人无法听到。

  另一边,林业所在的别墅内。

  此时,林业刚从跑步机下来,他现在相当努力,每天早上先在跑步机上跑十公里,然后进潜入舱开一局模拟战,再跑十公里,这才开始完成危岑交代的任务。

  同样加大训练程度的赵开被终端的震动打断了在星潮模拟室的训练,他从模拟室退出,看了眼终端传来的信息,然后向着林业摇了摇手,示意林业看终端,“快开终端,队长让我们现在坐16号线的悬浮列车去银松之岛。”

  “啊?坐悬浮列车?我们自己开车过去不就好了。”林业抓起脖子上的毛巾抹了一把脸,有些疑惑。

  赵开摇头,“队长不让。”

  “既然是危岑小哥哥安排的,我们就去坐呀,”听到两人的对话的蔚滢滢跑了过来,小脸上写满了期待,“我还没有坐过公共的悬浮列车,肯定很有意思。”

  林业想了想,都是交通工具,坐悬浮列车也没什……

  “轰隆!”

  一阵爆炸声过后,悬浮列车产生剧烈的晃动,林业身体一个不稳,整个人向右边跌倒,狠狠地撞在了座椅上。

  看着身前一脸狠色,抽出长鞭向自己抽过来的中年男性,林业欲哭无泪,为什么悬浮列车的司机是邪教人员!

  高速运行的悬浮列车正在侧翻,危岑却危岑轻松地稳住身形。

  与其他人的狼狈不同,危岑十分淡然地向正在愣神的林业几人下达命令,“你们今天的训练就是解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