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 76 章 第七十六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20:1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林雨凝的实验室被她建立在水下。

  她家就在岛上,往下挖直接联通了海域,她便干脆用特殊的强化透明材料做了间水下实验室。

  叶昀一进实验室,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水下海洋馆。

  整个实验室的墙面几乎是全透明的,包括实验室顶部。

  白色的灯光照在透明墙上,墙外海洋生物不知觉地在实验室周围游动,实验室外的水草珊瑚礁清晰可见。

  叶昀的呼吸一滞。

  得亏了实验室乱七八糟摆放的仪器和各种资料,让叶昀的注意有所转移,不然走进这间实验室内,叶昀的恐水症立马就要犯了。

  外面都是假的,是虚拟投影,不是真的!

  叶昀自我洗脑,强行忽略实验室建立在水下的事实。

  他将注意力放在了实验室内那些设备上,正要找个话题,让自己更好的遗忘墙外的海景,却听林雨凝相当自豪地开口。

  “怎么样?我这个水下实验室建得不错吧,本来我妈让我就建在我家旁边的那块空地上,但我不肯,实验室嘛,必须建在下边,地下水下都没问题,这样才能保证实验室的格调。我这实验室就又有逼格,又多功能,兼顾了实验和娱乐的功能,平时我实验累了,抬抬头就能欣赏到美丽的海底景观,再想放松还可以直接从这里入海。”

  以为叶昀是同好,林雨凝十分开心地把这间由自己一手设计加亲自参与建设的实验室介绍给叶昀。

  “而且我这间实验室最外围所用的材料就是我自己合成的隐形材料,从里向外的效果很像玻璃材料的效果,但从外向则具有隐形的功能。那些海洋生物都无法“看见”里面,我这里说的看见是包括一切感应波,这样一来,海洋生物就不会专门避开此处。”

  林雨凝站在一面墙前,指着墙外一群在珊瑚礁中嬉戏的鱼群说道,“你看,是不是很美。我跟你讲,这种天然的景色是虚拟投影完全比不过的。要我说,虚拟投影号称能够让人随时随地身处任何场景,其实它投影出来的景象都是很机械冰冷的,一点灵魂都没有。”

  叶昀:“……”

  不,虚拟投影很好,我觉得你这个场景就是虚拟投影,请不要影响我自欺欺人。

  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说了一大串,却没见叶昀出声,林雨凝瞧了瞧叶昀,发现他的表情不太好,脸上的兴奋收敛了,失落地问道,“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喜欢海底世界?”

  叶昀自然是看出林雨凝是挺认可他的,这才会把自己所认为好的风景分享给他,奈何他对海下世界实在是无法接受,只能辜负林学姐的好意。

  叶昀不得不实话实说,“抱歉,林学姐,我以前溺过水,对海底有些恐惧。”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林雨凝一听叶昀的解释,连忙点开自己的终端,操控墙前的帘子都拉上,同时向叶昀道歉,“是我该说抱歉,害你不自在了。”

  叶昀摆手,苦笑地说道,“本来便是我自己的小毛病,我应该一进来就向学姐你说明我的问题的。”

  随着帘子合上,周遭的海底场景被挡在帘子之后,在实验室内无法看见,叶昀绷紧的身体悄然放松。

  其实,林学姐的实验室的设计理念很好,只是对他这种恐水人士不友好罢了。

  因着这点意外,两人都沉默了好一会。

  还是叶昀最先打破一室沉默,“林学姐,我老师让我来拿的材料是?”

  “哦哦,在这里……”

  “啪!”

  林雨凝还沉浸在尴尬之中,手脚慌乱,一不小心踩到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堆在地上的书,扑倒在地。

  “没问题,不用扶我,我自己能起来。”

  林雨凝迅速爬起来,然后在实验室内翻箱倒柜,一边翻,口上还一边念叨着,“不对啊,我记得就放在这里,咦,也没在这里,我上次还拿出来过,放哪里去了?”

  叶昀靠坐在一张实验桌上,看着林雨凝满实验室找东西,好笑地摇了摇头。

  怪不得那老头会跟林学姐成为老朋友,他们两放东西的方式简直一模一样。

  反正他每次去自家老师的实验室,实验室总会有不同的混乱。

  材料,书本笔记,记录了失败的数据的废弃纸张随处都是,桌子椅子上放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椅子从来没法坐,桌子勉强还能推开些东西靠一靠。

  东西放得乱,找起东西来的时候就和拆家似的。

  而且两个人的实验室内都不用智能机器帮忙整理。

  叶昀记得自己看不过去老师实验室的混乱,还自费买了个二手,还是三手的智能机器人放进实验室。只可惜那机器人没抗过一晚上,他第二天就在废弃材料堆里看见了被拆成几百零件的机器人,白白浪费了他一笔信用点。

  叶昀就坐那里看着林雨凝翻得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根据他和老师相处的经验,他现在上去不仅帮不了忙,还得挨骂。

  说起来,如果危岑清醒过来,绝对是受不了这凌乱的实验室吧。

  叶昀想着,转头看一眼站在自己所靠坐的那张实验桌后面的危岑。

  只见危岑正面无表情地摊开一张原本被揉成一团的纸。

  在危岑的右手边已整整齐齐地叠放着一小叠被抚平的纸。

  叶昀硬生生从危岑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严肃和认真。

  那一丝不苟的动作配上那张脸,莫名地搞笑。

  叶昀憋笑。

  危岑的洁癖和强迫症都刻在了骨子里吧,就这状态还在整理东西。

  叶昀忍不住举起终端,想要把危岑这又违和又严肃的样子拍摄下来。

  系统拍摄归拍摄,但到时候拍摄久了,翻都不好翻,他自己拍就会记得什么是重点搞笑处。

  只不过危岑似乎对拍摄十分敏感,一察觉叶昀在拍他,立即离开叶昀终端所指方向。

  危岑移动身体还不忘抓起一团废纸,继续做摊开抚平的工作。

  那样子就更搞笑了。

  叶昀转动终端,危岑跟着移动。

  于是乎,两个人跟表演二人转似的,一个坐在桌子上转,另一个沿着桌子转。

  “找到了!”

  这林雨凝终于从一张桌子下堆满的废纸当中拖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箱子。

  林雨凝拿衣袖随便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就看尽叶昀和他的定制款仿真人在玩傻乎乎的转圈游戏。

  林雨凝脸上浮现包容的笑容,她也常常和她的儿子女儿们玩这样的幼稚游戏。

  林雨凝习惯性地要给两人来拍一张。

  叶昀正转到了面向林雨凝的方向,看着对方脸上温柔的神情,叶昀的笑僵硬在嘴边。

  一种浓浓的尴尬之感涌上心头,叶昀的脸都在发烫。

  卧槽!我在干嘛?

  危岑傻了,我又没傻!

  丢人,太丢人了!

  “咳咳,林学姐,你已经找到了老师要的材料吗。”

  叶昀强装镇定,赶紧将话题转移到材料上。

  “在这,给你。”林雨凝觉得自己很懂叶昀的心态,她被外人看见自己和儿子女儿们玩耍时,也尴尬得不行,为了小学弟的面子,林雨凝配合地把小盒子交给了叶昀。

  叶昀打开小盒子,盒子之中放在一种无色透明的材料。

  这无色透明的材料蕴含这一股淡淡的星辰之力,很像一团水,但叶昀碰了碰,发现这种材料的硬度很高。

  “这是我在海底找到的一种星辰矿,我叫它透明海石。它和其他星辰矿不同,它的硬度太高,无法当成制作星辰武器的材料,而且遇到高温便碎,只能进行物理性的利用。”林雨凝简单说了下透明海石的一些性质。

  叶昀将透明海石拿在手中仔细打量,没察觉这材料的特殊。

  硬度虽高,但星辰矿中比这个石头硬度更高的多了去,透明度也不算特别,星辰之力含量也少得可怜。老师特地让他来拿这个做什么,还发信息嘱咐他说这材料十分重要,要他小心照看。

  看见叶昀一脸疑惑,林雨凝笑了笑继续说道,“你可别小瞧了透明海石,就你手上这点大小,它便可以记录并存储3亿兆信息,而且,它在虫洞内也能够继续工作。”

  叶昀惊讶,重复问道,“它在虫洞里也有效!?”

  能在虫洞中生效的材料正是他老师研究的方向。

  “是啊,只不过以我们的技术无法控制它所记录的信息,也无法将其中的信息传出而已。”林雨凝耸耸肩,“先前我和我老师一起研究,但兰迪研究所毕竟不擅长材料的研究,所以我才想把它交给薛教授,希望薛教授研究出利用它的方法,等到了那一天,说不定我们人类就可以借此记录虫洞内的信息并带出虫洞。现在只有星辰师才能进虫洞,这太不利于人类对虫洞的研究。”

  由于虫洞的特殊性,其实整个十三星域的普通人对虫洞都是一知半解,他们对虫洞的了解仅仅来源于星辰师们的讲诉和模拟画面,从未真正见识过虫洞的广阔和虫族的残忍。

  星辰师只占全人类的亿万分之一,许多的优秀的人才因为没有觉醒星辰之力,无法参与对虫洞的研究,林雨凝一直觉得这一点很可惜。

  如果更多的人参与进对虫洞的研究里面,人类是不是能够更快地彻底解决虫洞带来的威胁?

  叶昀的注意却没有在林雨凝的那一大段关于虫洞的研究的话上,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词语兰迪研究所。

  叶昀的眸色暗了暗。

  他知道兰迪研究所,曾经盗窃过他师兄的研究的研究所。

  林学姐竟然是那家研究所的研究员!

  等等!

  一道模糊的画面在叶昀眼前划过。

  叶昀突然在心中反复念出林雨凝的名字,林雨凝,林雨凝,林雨凝……林俞宁!

  当初欺骗他师兄的那个女人叫做林俞宁!

  “林学姐,你知道兰迪研究员的林俞宁研究员吗?”叶昀脸色平静,直直地看向林雨凝,眼底星辰流转,带上引诱的意味。

  林雨凝的阶级比叶昀高,精神海却比叶昀要弱一些,并没有意识到叶昀的小动作。

  林雨凝听叶昀提起林俞宁,还思考了一会,才想起来一件事情,“你说林俞宁啊,那应该就是我。”

  叶昀捏紧了手,还没等他变脸,林雨凝又继续说道,“之前我老师帮我建立档案,一不小心输错了名字,那账号应该被我老师拿走销毁了,你从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输错名字,销毁账号?

  叶昀一愣,思维冷静下来,却从中察觉了些不同寻常之处。

  “我师兄,他叫夏洛,他先前在天网上认识了兰迪研究员的林俞宁研究员,两人聊得挺好的,后来对方突然消失,我师兄还担心了好久,所以我才问学姐认不认识林俞宁研究员。”

  叶昀没有直接相信林雨凝的说法,继续试探道。

  林雨凝摇了摇头,“是不是你师兄弄错了,除了弄错我名字那一次,我们研究所一直都没有这个人。”

  “可能是我师兄弄错了吧。”

  从林雨凝的神情上看不出说谎的痕迹,叶昀这才确定,林雨凝与林俞宁应该不是同一个人。

  但是,如果林学姐说的话是真的,知道兰迪研究员的林俞宁研究员这个身份的只有林学姐和她的老师两个人。

  林学姐没问题,那么……

  叶昀语气自然,仿佛随口一问,“学姐你的老师是兰迪研究所的所长何有金教授吗?”

  林雨凝说,“是的,对了,你要不要加个我老师的联系方式?我老师对你好奇挺久了,他说没想到薛教授有一天会主动收学生,很想见一见你呢。”

  “好啊,”叶昀脸色不变,“我也早听过何有金教授的名字,他的口碑在学生中特别好,我有一个学长之前就想加入何有金教授的项目组,虽然被拒绝了,但还总拉着我说何有金教授是好人。”

  “不是好人。”

  就在叶昀说完,他旁边突然传来一句。

  失去意识的危岑居然开口说话了。

  叶昀:“……”

  叶昀瞬间移动数步,以为危岑突然清醒过来,下意识地远离危岑。

  但叶昀再看危岑,危岑还是那副懵懵懂懂的样子,不像恢复了意识。。

  林雨凝诧异地看了看危岑,然后转向叶昀,“刚才是你的儿子在说话?”

  “应该……等一下,你说他是我的什么?儿子???”叶昀一脸问号。

  林雨凝奇怪,“不是吗,还是说你把他当男朋友养?”

  “咳!”

  叶昀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不是,他是……”

  叶昀知道林雨凝误会了,就要把真相告诉林雨凝,但话刚出口,叶昀转念一想,他都还没给让危岑换上林学姐口中有意思的衣服,怎么能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危岑?告诉林学姐其实危氏是正常的人,万一林学姐不让他搞事情怎么办?

  叶昀话锋一转,“他是我的仿真人朋友。”

  林雨凝没想过叶昀会拿真人当仿真人,没在意叶昀的语气不对,她把注意力放在危岑会说话的这件事上,“你的朋友真的好逼真,我都没看见他的缺陷。”

  为了防止混淆仿真人与真人,仿真人的制作有几条规定。

  仿真人的外形越接近人类,其功能越缺少,再逼真的仿真人都需要有能够一眼区别出是否是真人的缺陷。

  林雨凝一开始以为危岑不会说话,她把不会说话当做缺点,没想到危岑能说话。

  叶昀思维急转,上下扫视危岑,寻找借口,“有缺陷啊,你看他的眼睛,黑漆漆的一点神采都没有。”

  “嗯……”林雨凝摸了摸下吧,好像是哦,虽然这双眼睛特别好看,但也的确是没神采。

  不过,长成这种完美的样子就不像是真人。

  林雨凝不再怀疑。

  叶昀担心林雨凝看出异常,连忙说道,“学姐,你不是说要给我朋友换装吗,衣服在哪里呢?”

  “对对对,”林雨凝想起带叶昀过来的第二个目的,指向实验室中的一个房间,“我家儿子女儿们就住这间,衣服也在里面。”

  林雨凝想了想,既然学弟是把他当朋友,那肯定不会想让别人看见自己朋友的裸体。

  “你带你朋友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们,我推荐167号,还有223号衣服哦。”

  “多谢学姐。”

  叶昀笑着把危岑拉进了林雨凝的房间。

  然而,一进房间,叶昀脸上的笑容就淡下来了。

  他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危岑,严肃地问道,“你说何有金不是好人是什么意思?”

  危岑现在只剩下本能,却说何有金不是好人,危岑肯定知道些什么。

  危岑似乎听懂了叶昀的问题,用没有起伏的语气,像是播报资料一样地说道,“何有金,兰迪研究所的院长,研究方向基因重组,成就……”

  危岑说了一堆没有用的信息,叶昀听得不耐烦了,正要打断危岑,却听危岑说,“曾经奸杀6名女性学生,为人处世谨慎,奸杀前设下详细计划,从未失手,事后也找不到任何证据,无法定罪,下一个目标是林清雅老师的学生林雨凝。”

  叶昀:“……”

  若是危岑清醒过来,他绝不会将这番话说出。

  危岑重生没几天便遇上了林清雅,那个时候他就看上了林清雅的性情与能力,想把林清雅拉到自己这边。

  但目前他身上没有任何值得林清雅投资的地方,危岑便想另辟途径,说难听点,他打算挟恩图报。

  危岑决定解决何有金,以便得到林清雅的助力。

  因为上一世林清雅将何有金凌迟至死的事情闹得挺大,连带着何有金曾经做过的事情也被扒出,但唯一扒出来的就只有林雨凝这件事,其他的被害人依旧被以失踪处理。

  没有证据,便无法判定何有金的罪,上一世甚至因为何有金手上的研究项目,事情被揭露出来后都被何有金逃离了制裁。

  所以危岑没有轻举妄动。

  他知道何有金会在什么时候对林雨凝出手,也知道那个地点,只要他在那个时间点上将何有金解决,那么既合理合法地处理了何有金,又救下了林雨凝。

  危岑先前也想过以身涉险,化身林雨凝设下陷阱,不过救出球球后,他有了更好的选择。

  以球球的实力,加上他的精神力,足以杀了何有金。

  自危岑制定计划时,危岑就不打算让何有金活着。

  抛开拉拢林清雅之事,危岑本就厌恶于何有金的所作所为,既然让他知道了何有金的罪行,那危岑就不会给何有金有逃离制裁的机会。

  在危岑眼中,死亡是何有金唯一的下场。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414165119202104151718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格雷尔萨特克里夫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食可不肆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r、焰10瓶;稀星3瓶;岁寒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