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 103 章 第一百零三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20:1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轰隆”

  沉闷的声响从地下一直向上传递,危氏研究所整栋大楼,包括地面上的楼层都随着阵阵闷响开始晃动起来。

  研究所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研究员以及工作人员们纷纷停下手上工作,扶住身旁能够支撑自己的物品,一个个疑惑地左顾右盼。

  还有不少研究员瞪着被迫中断的研究。

  “我的样品!”

  “操!谁又在乱研究什么危险物品!?”

  “不对,这好像是地震?”

  “早知道危氏的防震措施这么垃圾,我绝不会加入这里呜呜呜我的宝贝,你们死得好惨啊。”

  “组长别哭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一名助手拉着抱住一堆已经破碎的玻璃皿暗暗流泪的组长准备撤退,刚离开实验室,却发现自己实验室的副组长正盯着下方震动发源地,脸色阴沉得可怕。

  他们颜副组长是整个研究所都出了名的大美人,助手第一次在颜副组长脸上看到这么吓人的表情。

  看得助手心底发寒,“副,副,组长您在看什么?”

  “惜灵,呜呜呜你看,我的宝贝都没了呜呜呜。”

  没等颜惜灵长回神,组长推开助手的搀扶,哭丧着一张脸跑到颜惜灵身旁求安慰。

  颜惜灵满脑子都是下方的爆炸,组长凑过来,她差点没忍住直接将人拍飞。

  “没了就没了,你还想怎么样!?”颜惜灵克制不住情绪,冷冰冰地瞪了组长一眼。

  “……”组长被她的表情吓到,打了寒颤,小心翼翼地嘟囔道,“惜灵你今天好凶啊,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听到组长说出“换了一个人”,颜惜灵才反应过来,僵硬着表演硬生生地扯出一个笑容,“抱歉组长,我的实验被打断了,心情不太好。”

  颜惜灵僵硬的笑容在警报的红灯下,显得更加难看。

  “呜呜呜我的心情也不好呜呜呜。”组长对此感同身受,看着手上破碎的玻璃皿,组长又想哭了。

  一旁的助手瞧着岌岌可危的墙壁上的道道裂痕,焦急得不得了,这种时候组长和副组长还在这里聊天!

  “组长,副组长!我们快跑了,再不跑这一层都要塌了!”助手顾不上什么上司不上司的,一手一个抓住两人就要带着两人跑路。

  颜惜灵最后看一眼下方即将坍塌的地面,她已经猜到下方发生了什么,偏偏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苏无绝!

  域主府!

  颜惜灵眼中划过一道狠意。

  你们给我等着!

  域主府介入,8号实验室暴露,暴露程度未知,但并未完全销毁

  一道信息通过颜惜灵的终端群发。

  随后,颜惜灵悄然碾碎自己终端。

  亚特兰蒂斯总部

  103号研究员,23号研究员,99号研究员……体内自爆装置全部启动

  100号研究员提前撤离

  8号实验室未被完全销毁,生化人第13小队准备进行扫尾工作

  天秤0211号卫星已暴露

  通知!天秤星域内所有实验室停止运行

  ……

  一条接着一条的信息显示在亚特兰蒂斯总部的中央屏幕上。

  从这一刻起,亚特兰蒂斯驻扎天秤星域的研究员和工作人员一同忙碌起来。

  与此同时,天秤星域克洛斯星d级虫洞内

  负责此次中央军校特招赛的五名教师,以及一个不知道为何混进这群教师当中的薛木教授正盯着身前的屏幕,屏幕中显示的内容来源于监控设备所捕捉到的画面。

  画面清晰且无明显晃动,和寻常的监控设备的拍摄效果没区别。

  年龄最长的一名教师点点头,“不错,这画面够清晰,我觉得的确可以在特招赛的决赛中运用,你们怎么看?”

  “这……”

  其他几名老师看一眼画面,再看一眼那年长的教师,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年长的教师摆摆手,“你们随便说,我也没确定采用这个设备,你们有其他意见都可以提出来,不用顾忌我。”

  一名中年男性率先出声,“恒院长,是这样的,我认为这个产品还未经过检测,我们都不知道它到底能不能支撑整个特招赛的决赛……”

  “这点完全没问题,它的电量可以保障它工作一个月。”

  那中年男性还未说完,薛木教授插话道。

  被喊作恒院长的那名教师看一眼薛木教师,薛木教师默默地闭嘴,继续操控自己制造的监控设备。

  “即便它电量可以保障它工作一个月,但如果要将该设备运用在这一次的特招赛当中,所需要的准备工作还是过于繁琐。”那中年男性接着说道,“进入决赛的队伍共有100队,要利用该设备监控各个队伍的行动至少需要上百台设备,而且还需要配备相应的信号传送的基站,以及接收信号的仪器,播放画面的设备,这些设备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准备好的。”

  另一名女性教师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恒院长想了想说,“你们说得也有道理,小木啊,你觉得你能在一个星期能完成我们需要的所有设备吗?”

  “院长,我会找上来就是已经确定我能够达成你们的要求,”薛木教师说着,目光落在一行人当中最为年轻的那名青年身上,青年正是林枫。

  薛木教授想起两人的谈话,说道,“这一次我的研究所会和林氏合作,别说一个星期,就算时间再压缩我也确定能完成全部设备。”

  “咦,你和小枫要合作吗?”恒院长也看向了那青年,笑了笑说,“小枫家确实有这个资本,只是,我记得你家是搞药剂的?”

  林枫露出一个温和笑容,“恒老您忘记了,林氏在五年前便开始涉足装备制造行业。”

  恒院长摸了把胡须,笑道,“哈哈哈我年龄也大了,记性越来越差,你们小辈们的事情都开始记不清了。”

  “恒老是专注于研究才顾不上其他俗事。”林枫笑着说道。

  “你这孩子还是这么会说话。”恒院长心情愉悦,“你的能力我都了解,既然小木和你合作,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见恒院长似乎就要确定下来新的方案,那名女性教师连忙又说道,“恒院长,距离特招赛只剩下十天的时间,我们现在又是要替换考场,又是修改比赛规则是不是太过于草率了?”

  “草率是草率了些,但也算是一次实验,如果效果不错的话,就可以用在正式的比赛当中。”恒院长拍了拍那名女性教师的肩膀,“这一次我还是会像往常一样,全程监控,你不必担心学生们的危险。”

  那名女性教师和先前第一个反对的中年男性互视一眼,如果恒院长继续全程监控,那些设备起不起效倒是没那么大的意义。

  想到这里,两人勉强同意了恒院长的决定。

  看着林枫和薛木教师一同去回收设备的身影,恒院长的目光透着些沉重。

  如今的普通人对星辰师的怨一年比一年重,而年轻的星辰师也在越来越逃避责任,希望……他这样做能够起到些作用吧。

  另一边,危氏研究所的一处户外假山景观内部

  危岑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他吃力的睁开眼,模模糊糊地看见三道并不清晰的人影。

  似乎是发现他有清醒的迹象,那三道人影径直扑向他。

  “砰!”

  没等那三人靠近,一团泥土把三人硬生生地冲击撞在石壁上。

  “都说了不许靠近!”

  然后危岑听见了球球气呼呼的声音。

  还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他眼前上蹿下跳。

  “岑岑你醒了我都快被泥土给撑死了。”

  “岑岑你受伤了没?”

  “岑岑你家炸了!”

  “岑岑……”

  “岑岑!”

  危岑:“……”

  危岑挤出一个字:“吵!”

  “呜呜呜。”某个哭唧唧的球顿时泄了气一样趴在地上。

  危岑揉了揉太阳穴,努力压下脑海中昏昏沉沉之意。

  过了好一会,危岑的视线才没那么模糊,顺便他也看清了刚才要扑向自己的人是谁。

  诸弘义,方千千,夏学林,一个都没少。

  只不过,他们三个看起来格外狼狈。

  除了脸色苍白,三个人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泥土,还不是干的泥土,而是带点湿意,更像是糊在他们身上一样。

  此时,三人正怒视于他。

  危岑眨了眨眼,思维还受到不明药剂的影响,比平时缓慢太多。

  “你们为什么这样看我?”

  他这一问,引得对面方千千一阵冷笑,“要不是……”

  “千千!”诸弘义截断了方千千的话,目光下移来到危岑的怀中,“既然你醒了就把叶还给我们。”

  顺着他的视线,危岑叶看向自己怀中。

  危岑就看见一张满是虚弱的面容。

  危岑后知后觉自己还紧紧抱住叶昀。

  看见叶昀,危岑逐渐想起了在逃生通道时发生的种种。

  他记得他们即将跳下逃生通道时被103号研究员发现,对方疯了一样追着他们,甚至想要带着他们一起自爆,沈汐交给他们的心头血帮他们挡住了几波攻击,然后……

  然后他被叶昀注入未知药剂并昏过去了!

  危岑脑子顿时清醒不少。

  药剂!

  叶昀那个时候对他做了什么?

  他昏迷后发生了什么?

  他们两人又是怎么从一名定元阶的自爆下逃生的!?

  危岑现在一肚子的疑问需要叶昀去解答,他手上用力,怀中的叶昀却没有半点反应。

  叶昀的状态很不对劲。

  危岑抓起叶昀的手,一股星辰之力畅通无阻的冲进叶昀的体内。

  没有?

  怎么会什么都没有!?

  危岑发现叶昀体内丝毫不见星辰之力的痕迹,就连叶昀曾经开启的星窍也仿佛全部消失。

  不仅如此,等到危岑使用精神力去扫描叶昀时,他同样没有得到回应。

  没有了星窍和星辰之力,也失去了精神海,此时此刻的叶昀就像是一个陷入了昏迷的普通人。

  看着平静得仿佛只是睡过去的叶昀,危岑的眼中浮现一抹复杂。

  他已经明白为什么叶昀会将他弄昏。

  那种情况下,叶昀只能是利用了系统,叶昀将自己迷晕恐怕是为了保守系统的存在的秘密。

  而不管叶昀是怎么带着他安全从一名定元阶的手下逃脱的,叶昀必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所以叶昀现在的状态犹如一名普通人。

  见危岑一直盯着叶昀,手上的动作越抱越紧,诸弘义三人的脸色愈发难看。

  方千千没忍住,瞪着危岑,再次重复道,“你快把叶还给我们!”

  危岑回过神来,方千千没有掩饰对他的不满,很明显,对面三人对他有着不小的敌意。

  危岑只是稍作思考便想通了三人对他的敌意的来源。

  一同撤退的两人,他只是昏迷,而叶昀一副重伤失去能力的样子,也难怪这三人对他有所敌视。

  危岑拒绝了方千千的要求,“他现在不适合和你们走在一起。”

  “你什么意思?”方千千皱紧了眉头。

  危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们想不想报仇?”

  诸弘义盯着危岑,目光极为警惕,“实验室已经爆炸。”

  危岑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你觉得只是这样就够了?”

  危岑不信诸弘义不想更进一步地让实验室的其他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诸弘义沉默了,方千千察觉到自家队长的犹豫,咬咬牙说道,“你对实验室很熟悉的样子,我们怎么知道你就不会是其中的一员。”

  “我和你们一样与实验室及其背后的人有仇。”危岑的眸色暗了暗,“我知道除了这所实验室,他们还有其他同样的实验室,我想要将那群躲藏在背后的人揪出来,摧毁他们更多的实验室和研究。你们的存在可以证明他们所进行的恶劣的研究,如果你们原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们与域主府联系……”

  “不行!”

  危岑说着,手上传来一道力道,只见不知何时醒过来的叶昀睁着一双黑漆漆的眸子冷冷地看着他。

  危岑皱了皱眉,叶昀反握住危岑的手借力坐起身并离开他的怀抱。

  “叶!”刚才还怀疑警惕的看着危岑的三人脸上不约而同地浮现了喜悦。

  诸弘义第一个上前,扶住身形不稳的叶昀,“没事吧?”

  叶昀摇了摇头,掩下身体上的不适,“我没事。”

  看着叶昀在诸弘义的搀扶下,坐在了自己的对面,危岑眯了眯眼,“有什么不行的。”

  叶昀刚刚醒来,语气还很虚弱,但气势不低,“我不知道你有何打算,但是对方都把实验室开在了你家底下,你就能够保证你联系到的人是绝对安全的?我不能让我的朋友们去冒险。”

  从种种迹象可以看出危岑与那所实验室有着不小的联系,叶昀不想追究这一点,毕竟是危岑带着他将诸弘义他们救出来。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愿意让危岑将诸弘义他们当作证据交给其他人。

  “苏无绝不会有问题。”

  至少在他所知道剧情内,苏无绝多次出手帮助叶昀,属于坚决站在叶昀身边的几人之一。

  叶昀又不认识苏无绝,危岑只是口上说着并不能让他放心。

  叶昀坚决地说道,“你可以去找其他人,你应该能够……夏哥?夏哥!”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夏学林突然浑身抽搐起来。

  叶昀就看着夏学林整个人瘫软在地,身上浮现道道古怪的花纹。

  “别碰他。”诸弘义连忙带着叶昀远离倒在地上的夏学林。

  夏学林周身产生的液体在不受控制下,粘性变异,变得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叶昀失去星辰之力,稍碰一下,他接触的皮肤都会被腐蚀掉。

  方千千捂住嘴,眼眶刷得一下红了。

  叶昀被诸弘义拉得一个趔趄,伸出去的手还停在半空中,看着诸弘义和方千千的反应,叶昀心中浮现一种不详的预感。

  “夏哥他怎么了!?”

  基因崩溃。

  危岑在心中默默回答道。

  危岑一眼认出夏学林身上发生了什么,他的脸色也跟着沉了沉。

  危岑不知道在他昏迷之后实验室的情况,既然连103号研究员都开始自爆,恐怕其他研究员也好不到哪里去。危岑担心他死里逃生下,实验室的实验体们没留下几人。

  摆在他面前的三名实验体再出事,他要曝光亚特兰蒂斯的研究的效果说不定得大打折扣。

  “是基因崩溃……没有药的话……”方千千握拳,颤抖着声音说道。

  发生在夏学林身上的基因奔溃的状况比她以往来得更加剧烈,方千千已经能够看见夏学林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兽虫变化。

  折磨她的研究员曾经将基因崩溃的其他人抓到她面前来威胁她,她知道,夏学林恐怕撑不了多久。

  “夏哥他……”

  方千千说不下去了。

  叶昀自然是知道基因崩溃,他思维一滞,想要喊出系统。

  系统无所不能,他也曾经在系统商城之中看到缓解基因崩溃的项目。

  然而,这一次,系统没有回应他。

  在他利用系统带着危岑死里逃生之时,系统便因为他强行开启第二权限陷入暂时的关闭。

  就算系统回应,其实叶昀也无法借助系统帮助夏学林。

  此次双人份的死里逃生,几乎花完了他全部的积分。

  得不到系统的回应,叶昀下意识地看向危岑,求助的话语几乎是脱口而出。

  “帮我!”

  对上叶昀祈求的目光,危岑垂眸,避开他的视线,“抱歉,我阻止不了基因崩溃。”

  叶昀眼中的希望黯淡下来。

  这时,诸弘义却定定地看着危岑,“只要你能救他,我愿意作为证据去你想要我们去的地方。”

  危岑脸色微变。

  “还有我,我也愿意。”方千千跟着诸弘义说道,虽然她并不知道诸弘义为什么会认为危岑能够救下夏学林。

  看着危岑脸上细微的变化,叶昀睁大了眼,要不是诸弘义拉着,他或许都冲上前揪住危岑的衣领。

  叶昀咬牙说道,“你骗我,你能够救他!”

  危岑一不发。

  叶昀冷冷地看着危岑,语气说不出的失望,“我用了一条性命带着你死里逃生,你却连我的朋友都不肯救。”

  系统赋予他三次“无视一切伤害”的机会,他已经用掉两次,其中一次就用在危岑身上。

  三次机会几乎等同于三条性命!

  危岑猛然抬头,“我只能保障他渡过这一次的基因崩溃,下一次他会死得更惨。”

  “下一次我会解决。”叶昀低吼着出声,到那时候,系统应该已经修复完毕。

  危岑目光闪了闪,压下心底的犹豫,靠近了夏学林。

  他握住夏学林的手。

  “滋滋滋!”

  皮肤被腐蚀的声响回荡,危岑面无表情地向夏学林体内输入星辰之力。

  曾经危岑手下也有通过基因融合的实验体,为了防止他们在任务中突发基因崩溃,危岑是知道如何控制他们体内的基因病毒。

  这种方式十分极端,需要将对方体内的基因病毒转移到自己身上。

  而且,一次病毒转移会让得体内基因的更加失衡,下一次病毒爆发时,带来的基因崩溃更加

  作为生化人时,危岑身体的大部分器官以及血脉都已经机械化,根本不需要担心基因病毒造成他的基因崩溃。

  但是现在不同。

  他还是人类。

  星辰之力在特殊战技的辅助下,带着夏学林体内的基因病毒转移进危岑自己体内。

  在叶昀看不到的角度,危岑的手心处基因崩溃的纹路一闪即逝。

  夏学林的呼吸渐渐平复下来,身上的纹路也隐藏回体内。

  他“顺利”渡过了一次基因病毒的爆发。

  见夏学林状态稳定下来,诸弘义松开手,叶昀和方千千身形不稳地靠近夏学林,危岑默默退到一边。

  诸弘义慢他们一步,路过危岑时,神情复杂地道谢,“谢谢。”

  危岑对诸弘义的道谢视而不见,他从精神海之中取出终端。

  恢复通讯的终端顿时震动不停,危岑一打开终端,苏无绝的信息一股脑地涌来。

  我已经到达危氏研究所

  你在哪里?

  收到消息尽快撤退

  我要直接撞开实验室的门

  ……

  你还活着吗?

  看到最后,危岑赶忙回了苏无绝一句,“活着。”

  他的信息刚发出去,苏无绝的信息就回过来了。

  你在哪里?快回研究所,我们抓获了一批研究员并限制了整个危氏研究所的受有人的行动,接下来我们会把所有人带回域主府关押审讯。你再不回来,我这边无法帮你掩饰

  看到抓获一批研究员时,危岑松了一口气,能用一批形容说明哪怕那些研究员自爆,实验室也没有被彻底摧毁。

  没等危岑心情变好一些,苏无绝又发来一条信息。

  你行动时谨慎一些,我怀疑危氏研究所内有逃出去了研究员

  危岑眸色沉了沉。

  他拉起叶昀,语气冷淡地说道,“我们该回去了。至于你们……”

  危岑看一眼诸弘义,“如果你们不想死于基因崩溃,我劝你们先找个地方将自己冷冻起来。”

  原著中,叶昀带着方千千和夏学林离开8号实验室后,因为就连系统都无法确定两人体内的是哪一种基因病毒,所以叶昀将两人冷冻起来,打算从其他实验室内找到线索在解冻并为他们治疗。

  “我们……”诸弘义没忘记刚才与危岑的约定。

  “暂时不需要了。”

  危岑不清楚危氏研究所内是否有亚特兰蒂斯混进来的人员,在确保危氏研究所上下,以及域主府的安全之前,危岑认为暂时还是不要暴露诸弘义他们。

  “你们把自己冻起来之前给我发个位置信息。”危岑说道,暂时不暴露他们,但他们的位置还是需要掌握的。

  方千千不解地看着叶昀,“你不和我们一起离开吗?”

  叶昀摇头,“我还有事。”

  他看一眼已经向外走的危岑,加快语速,“等事情结束后我再去找你们。”

  到时候,我一定会解决你们身上的基因崩溃。

  叶昀掩下对那所实验室的恨意。

  诸弘义看着叶昀,欲又止。

  诸弘义已经感受到叶昀对危岑的信任,可是,诸弘义打从心底觉得危岑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人物,他并不想让叶昀继续接近危岑。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以为诸弘义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叶昀在诸弘义开口之前笑着说道。

  诸弘义叹口气,他知道叶昀做出的决定不会改变。

  诸弘义靠近叶昀耳边,小声嘱咐道,“你要小心那个人。”

  那个人指的是危岑。

  叶昀一愣,随即点点头,声音有些沙哑,“我会的。”

  叶昀与诸弘义三人各自最后拥抱一下才追上危岑。

  见叶昀追上来,危岑开口,“隐身,我们需要不被其他人发现地混进人群当中。”

  “对不起。”叶昀低头,轻声道,“我刚才的语气不是很好。”

  危岑手指一颤,淡淡地说道,“没什么好说对不起的,你救了我,我却不想救他,你气不过是正常的。”

  作者有话要说:每次一个剧情结束的时候我都拖拖拉拉地卡文」新剧情开始才恢复感谢在20210610223353202106120102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但偏偏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但偏偏、白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孤芳一世2个;瞄准月亮降落、易晓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但偏偏20瓶;完全自杀手册16瓶;靳月、将离离离、是白毛红瞳绒布球哒10瓶;久梦不觉8瓶;梦4瓶;蛋黄派、zanr3瓶;岁时2瓶;秋疯寒月、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