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 115 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20:18: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有人接近!

  正努力压制林夏,阻止其进一步暴走的四人察觉到有人靠近,其中一人立即抽身,将手中注射器抛给队友。

  注射器中装有能让林夏的基因平复的药剂,这药剂较为珍惜,每人手中只有一支,将注射器交给队友,抽身之人转向他们感应到来人的方向,说道,“你们继续,我去处理他。”

  说完之间,其余三人都依旧全神贯注,死死盯着林夏,没人担心已经去处理来人的那人。

  抽身之人叫吕宏伟,是四人当中实力最弱的一个,阶级仅为开79个星窍,不过,在四人的判断中,他就足够处理那个正在接近的人。

  这四人都是林枫手下企业资助培养的学生,按照最初的安排,他们本该继续就读于现在所在的学校直至毕业,以便林枫从其他学校内寻找那些有潜力,但运气不佳未能进入中央军校的学生。

  如果不是这一届的特招赛的决赛地点改为虫洞,这四人也不会被派出来参赛。

  四人的实力比有些正常入学中央军校的学生更强,又长期待在综合实力不强的二流学校内,哪怕进入虫洞后,遇到的队伍也被他们轻松解决,四人的性格逐渐演变得一个比一个自信。

  有林夏在旁,这四人还会有所收敛,如今林夏暴走,四人心中嘲弄林夏的鲁莽之外,又忍不住自大起来。

  尤其是,接近这边的只是一个开窍阶。

  开窍阶而已,根本不需要他们多花费精力。

  不知为何,在感受到接近之人的气息时,四人的脑海之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如此念头。

  吕宏伟很快就找到了他的目标。

  说是找到,其实也不太准确,因为对方根本没有要隐藏的意识,就那样直直走向临夏的方向,吕宏伟才走了一段路便直接和对方撞上了。

  果这家伙不是名单上的人。

  吕宏伟一看对方的长相,心底最后一点谨慎都消失了。

  最终比赛开始之前,他们就拿到了一份名单,名单内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实力不俗可能威胁到他们的任务的学生,第二部分则可以拉拢的学生。

  两部分的名单虽从目的上有所不同,但上了名单的学生有着同样的特点,那就是实力不俗。

  名单上的学生的各项信息包括长相,他们都背得一清二楚,很显然,眼前这人并未在名单之上。

  吕宏伟看着对方因自己的出现先是露出小心戒备的神情,发现他也是一个人后又假装自然地舒了口气,除了那张脸以外,对方浑身上下看起来没有任何值得他小心的,吕宏伟愈发轻视身前之人。

  吕宏伟见对方主动靠近,眼珠子一转,正要掏出腰后的武器的那只手停了停,他的星辰武器是把手抢,林夏暴走后,听觉大幅度提高,星辰武器带来的声响或许会再度刺激到林夏。

  现在这个距离还是离林夏太近了。

  反正这家伙对他没有什么警戒心,不如就借此接近对方,等到距离远点再上手对付这家伙。

  正如吕宏伟的“猜测”那样,发现他也只是一个人,那长相非凡的男生率先开口问道,“同学,你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吗?我刚才看见了一道很诡异的红光,还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吕宏伟故作疑惑,“诡异的红光?奇怪的声音?我从那边过来,但都没有发现你说的这些啊。”

  “难道是我的错觉?”男生喃喃自语,见吕宏伟还在看着自己,仿佛这才记起来两人应该是对手关系,男生后退一步,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这位同学了,我的队友们还在那边等我。”

  男生的语气很平静,但说出的内容只让吕宏伟当对方是在心虚,这周围除了他眼前这名参赛者,再无其他人。

  “正好,我的队友们也在那个方向。”吕宏伟微笑道,“不如我们一起过去,现在天太黑,两个人会比一个人安全。”

  吕宏伟长相和声音都是温柔型的,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他平时就是靠着这张脸和伪装出的温柔性格来引导学校内学生主动加入林枫手下的势力的。

  见对方还有犹豫,吕宏伟继续说道,“你看我们两个人的阶级相差不多,如果我要拿下你的积分手环,少不了全力以赴,那样会有被其他队伍黄雀在后的危险,所以我是不会贸然出手的。”

  男生思考一会,又看了眼林枫所在的方向,似乎还是觉得那边有些不对,最后点点头,“也好,我们一起走。”

  得到男生的应许,吕宏伟眼底的笑意浮现些冰冷,两人一前一后向着远离林夏的方向走去。

  吕宏伟走在对方身后,克制住自己的视线向对方颈脖,后心口等能够一击致命的位置看去。

  很快,两人距离林夏的位置已有很长一段距离,吕宏伟估摸着在这个距离开计影响不到林夏了。

  “同学。”

  吕宏伟突然喊住走在自己前方的男生,对方听到声音,下意识地停下脚步转身,想问吕宏伟怎么了,然而,他一转身,就看见一个黑洞洞的抢口。

  吕宏伟笑得一如既往地温柔,他对准身前之人的心口,说道,“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

  “砰!”

  一声抢响,男生的胸前出现一个血孔。

  男生捂住胸口,跌倒在地,用一种震惊表情看着步步走近的吕宏伟,“你,你,你想杀了我?”

  “啧,居然让你躲开了点。”吕宏伟无视男生的震惊和质问,一脚踢开了男生捂住伤口的手,抢再一次抵住对方的心口,准备再补一抢。

  “你不能杀我,”男生身上的星辰之力不稳,被吕宏伟抵住胸口,愈发慌乱地说道,“有监控,你杀了我会被考官他们发现。”

  “哈,”吕宏伟嗤笑一声,有一种冲动让他忍不住将不该说的话也说出口,“你不知道吧,现在的监控设备就是个玩具,信号基站都出问题了,拍摄到的画面根本不会被考官他们看见,你也不需要祈祷桓院长能够察觉这边的异常,他现在被我们的人拖住了。”

  吕宏伟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他虽然杀人,但他也让对方死得明明白白。

  “原来如此。”

  听完吕宏伟的话,男生脸色的慌乱突然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带着些讥讽的冷淡,“多谢你的告知,这样我也不必再掩饰。”

  “什么?”

  对上对方冷淡的双眸,吕宏伟手一颤,心头膨胀的自大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迅速冷却下来。

  吕宏伟瞳孔一缩,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期间的不对劲,惊恐出声,“精神力干扰!?”

  危岑未承认,也不反驳,只是淡淡说着,“反应太慢了。”

  依旧是那张脸,神情平静之后,看上去平添诸多压迫力,吕宏伟听着对方的声音,心中一悸,手上急急忙忙想要继续开抢,结果

  他的手指一动不动。

  数根几乎看不见的操控线缠绕他的全身,包括手指。

  “同学……”吕宏伟僵硬着笑容,张口想要和对方协商,可他才开口,身上操控线一紧,他的嘴巴被强行闭上。

  危岑拨开抵在自己胸前的抢,随着他的动作,吕宏伟视线之中,危岑胸口的伤口以及血迹都消失不见,黑色的军团服干干净净,仿佛先前的痕迹从未存在过。

  这家伙根本没有被他打中过!

  吕宏伟眼底满是惊慌。

  从两人相遇的那一瞬间,吕宏伟就已经身处危岑的精神海具现之中。

  吕宏伟过于弱小的精神海甚至都未曾发觉危岑的精神海具现,在精神海的具现之中,危岑能够任意操控其他人的认知。

  此时,危岑已站起身,他轻飘飘地看了吕宏伟一眼,冷声问话,“你们最追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追踪你们?

  听到危岑的问话,吕宏伟先是一愣,接着才恍然大悟,这人是那支队伍的成员!?

  吕宏伟咬牙,本想要随便找个理由糊弄对方,却觉自己的手臂不受控制地抬起,手中抢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吕宏伟看着对方平静的神情,莫名的,一股浓浓的恐惧涌上心头。

  “我说,我说!”在危岑的精神力的干扰之下,吕宏伟顾不上其他,“是我们队长发现你们队伍中有ega,想要用他的信息素引开矿脉中的虫族。”

  危岑目光一闪,“矿脉?”

  危岑直接无视了ega相关信息,重点停留在矿脉一词之上。

  吕宏伟的精神海已有要崩溃的趋势,危岑一问,什么情报都一股脑说出来,“我的外套里边的口袋之中有一张地图,上面的标记点都是可能存在的未被发现的矿脉地点。”

  危岑直接用操控线将吕宏伟的外套拉开,取出地图。

  危岑扫了一眼地图,其中有两处和他知道的情报重合。

  见危岑拿到地图,神情未变,吕宏伟慌张不已,开口求饶,“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可以帮你一起拿下矿脉,我很厉害的……”

  “砰!”

  就在吕宏伟求饶之时,危岑勾动手指,吕宏伟未说完的话再也没有说出来的机会。

  漆黑的阴木林中,吕宏伟的尸体直挺挺地倒在危岑身边,危岑看一眼头顶的监控设备,监控设备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而桓院长的精神力同样平静。

  危岑确认,吕宏伟所说的话的确是真的。

  只是不知道监控设备无效的时间会持续多久?若是太久,林夏那边不太好处理。

  危岑眸色微深,诸多念头在他脑海之中转动。

  无论林夏是死是活,都能够让其他人看得出林夏身上的异常,所以,除去林夏,他还必须让其他三人无法开口。

  危岑将精神海具现收回,既然桓院长暂时被人拖住,探查不到这边的异常,那他何必消耗自己的精神力。

  危岑也收回了缠绕在吕宏伟身上的操控线。

  失去了操控线的控制,尸体的姿势变得更加自然,就好像他是真的举枪自杀那样。

  尸体的脸上呈现着恐惧与慌乱的神情,但危岑没有试图改变对方的表情,这具面带恐惧的尸体他有其他作用。

  在危岑和吕宏伟对峙了这段时间里,林夏那边也有了新的变化。

  留在原地的三人已经成功向林夏体内注射进一支药剂,林夏眼底的红光有减弱的趋势,身上长出的翅膀缩小,气息逐渐稳定。

  蝴蝶早在脑核遭到危岑的攻击时就已经变小了身体,停在一棵树上,努力控制自己。

  经受过实验的蝴蝶,智慧超过普通的c级兽虫,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对林夏更好。

  如果再注射一支药剂,林夏用不了多久便能够恢复正常。

  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队长,剩余三人舒了一口气,幸好队长的暴走没进入最终阶段,不然他们也没这么容易就能把队长的暴走压制下来。

  “搞定那家伙了?”

  瞧见“吕宏伟”解决干扰回来,拿了他的那支注射器的高永寿随意问了句,又抬手让他把注射器拿回去。

  “嗯。”“吕宏伟”点了点头,一边神色自然地走近高永寿,一边看向林夏,“你们也处理好了?”

  高永寿没有注意到“吕宏伟”为了拿支注射器,离自己的距离有些太靠近了。听到“吕宏伟”的话,高永寿瞥了瞥嘴说道,“还差一支药剂,现在队长正处于被注射一支药剂后的应激状态,我们得让他缓一会才能再注射。”

  说着,高永寿露出个调侃的表情,“要不第二支让你来吧,等队长清醒过来,说不定会给你奖励。”

  “吕宏伟”笑了笑没说话,但他落在林夏身上的目光浮现出一抹算计。

  应激状态吗……

  利用吕宏伟的血液伪装成他的危岑顿时想起了一件事。

  一般情况,需要两到四支药剂才能够平复异变,而每当注射一支药剂,异变者的基因都会得以重组,表面上看来,异变是在恢复,但这个恢复过程中,变异者的基因处于极端不稳定状态,只要稍有刺激,便会再度暴走,产生强烈的攻击欲望,且恢复难度不断增加。

  危岑把玩手上注射器,状似无意地问道,“信号基站还有多久会被修好?”

  听到吕宏伟的询问,高永寿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吕宏伟是队伍之中实力最差的一个,未防止信息泄露,有些重要的信息并未告诉吕宏伟,就像是与在考官中的联系人联系到事情就没有吕宏伟的份。

  “我问问。”高永寿大概是也觉得需要知道他们还有多久的不被其他势力注意的时间,危岑问完,他立刻就向联系人发送信息询问。

  几乎是他发完信息的下一秒,他的终端就传来回信,高永寿一看,有些惊讶出声,“什么!?只剩下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其余两人听到,皆是一惊,“这么快?”

  高永寿仔细看向联系人发回的信息,透过信息,他能够感受得到对方的焦急,要不是为了防止众人暴露,只有当他们这边发送信息后,联系人才能够联络上他,联系人估计早就想要告诉他们这个消息。

  “是薛木那老头,他恰好联系到了一个正在塔克星虫洞中的学生,两个人一起维修,所以时间比我们预计得要早。”高永寿皱眉,说出联系人传来的信息。

  其余两人纷纷皱眉,语气烦躁地说道,“该死的薛木!居然在虫洞内还能联络上他的学生。”

  唯独危岑神情没有一丝烦躁,他喃喃出声,“时间足够了。”

  这句话似是在其他人说,又好像是自自语,听在其他人耳中,惹来其他人的反驳,“让队长平复的时间的确是够的,但这样一来我们就没法去搜寻矿脉了。”

  高永寿有些不爽,小声抱怨道,“本来时间就紧,队长偏要去追那个ega,现在好了,ega没追到,队长自己也暴走,麻烦死了!”

  其他两人虽没有开口抱怨,但看两人的神情很明显是赞同高永寿的说法。

  危岑倒是突然好心提醒了一句,“你这么说小心被队长听到。”

  高永寿缩了缩脖子,林夏的手段他是知道的,如果林夏清醒的时候,他万万不敢说这种话。

  高永寿赶紧看了眼林夏,发现林夏眼中红光还没有完全褪去,这才故作无所谓地说道,“他听到又如何,本来就是他的错。”

  说着,还朝着林夏的方向冷哼一声,“哼。”

  然而,他的哼字刚从鼻子里冒出,安静下来自我调节的林夏刷得一下向他这边看过来。

  “!”

  对上那双血红的双眼,高永寿下意识地抖了一下,口上语气也一改,“不过,队长也是为了我们能够更有把握地拿下那个矿脉,平时的队长也不是这么鲁莽的人。”

  “噗!”剩余两人中的一人见高永寿的反应,忍不住笑出声来,见高永寿看过来,便假装喉咙发痒咳嗽两声,“咳咳!时间差不多了,可以注入第二支药剂,谁来?”

  虽然林夏此时的状态似乎比较稳定,但靠近林夏依旧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我来吧。”

  不等其他人表态,危岑手持注射器靠近林夏。

  林夏静静地看着危岑的靠近,那双闪着红光的眼睛愈发血红,但他在动作上却没有展露出任何攻击的趋势。

  “看来队长很快就会没问题了。”高永寿见状,以为是因为上一支药剂的药效较好,让得林夏压制住了攻击的本能。

  停靠在树上的蝴蝶扇动翅膀,疑惑地看着即将靠近林夏的危岑,本能提醒它,那个人有些奇怪。

  危岑一步步靠近林夏,在场意识清楚的其余三人都没能发现,他的手指被勒得发白。

  站在距离林夏只剩半步的位置时,危岑停下来,他幽幽地看着林夏,眼中闪过一瞬复杂。

  危岑轻声道,“这是第二次。”

  语毕,危岑抬手,手上注射器稳稳地插进了林夏的脖子上。

  林夏浑身一颤,身体骤然变壮。

  “啊!”

  一声疯狂的吼声,林夏身后翅膀拍向危岑所在。

  但,翅膀挥动的搅乱的只是一道残影。

  危岑的身影如同水墨一样被打散。

  这一变故惊呆了其余三人。

  吕宏伟呢!?

  高永寿察觉到了不对,但他没有深思的精力了。

  一击落空,林夏更加疯狂,拍动翅膀,直接离地,血红的双眼扫向在场其他活物。

  蝴蝶惨叫连连,林夏是它的巢穴,本该不会如此影响到它,但它的脑核再次被攻击了,那道精神力精确地重复着攻击它脑核上的裂痕。

  一时间,蝴蝶无法去支援其余人。

  “杀!”

  沙哑的声音从林夏喉咙处溢出,他盯着其中一人,浓郁的杀意笼罩对方。

  “糟糕!队长彻底暴走了!”高永寿惊呼。

  被杀意锁定的那人已经头昏目眩,四肢僵硬,他眼中的世界已在杀意的影响下转换为一个血腥的画面,仿佛无数的兽虫嘶吼着朝他扑过来,他不敢动,也无法动!

  “砰!”

  一声巨响,那人被俯冲过来的林夏直接拍飞,狠狠地撞在了一棵树上。

  “快逃!”高永寿惨白着一张脸,拉过另一个被吓呆住了的人就要逃。

  他们阻止不了彻底暴走的林夏,只能……

  高永寿最后看一眼正在被林夏抓住双手双脚此时的林夏已经长出了四对手臂用力向两边拉扯的那人,眼中闪过一瞬不忍。

  “对不起!”

  高永寿在心中向那人道歉,另一只手却是毫不犹豫地按下他的终端内设定的远程遥控炸点的开启键。

  队长已经完全暴走,没有再治疗的可能了。

  不能让队长的异常被中央军校的人发现!

  高永寿闭上眼。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巨大的爆炸冲击着这片区域。

  “咳咳咳!”

  高永寿与被他拉走的那人同时被爆炸的热浪冲倒,乱石与细小的树枝插进两人的背后,两人的背后皆是鲜血淋漓。

  爆炸的震动让得高永寿眼前发黑,两耳轰鸣。

  过了许久,又好似只是几秒,高永寿艰难地从地上坐起,他吃力地回看后方。

  灰尘和爆炸产生的烟雾阻挡了他的视野,他只能看到一片雾蒙蒙的寂静世界。

  “成功了吗……”

  高永寿神情恍惚。

  没人回答了,有的只是死寂。

  “队长他……死了?”

  过了许久,另一人颤抖着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道。

  高永寿神情复杂地点了点头,“应该……!”

  他的话还未说完,突然一只手从他旁边伸出,抓住他就跑。

  紧接着,一道残缺的身影破开灰尘,直直冲过来,掐住他身边的那人的脖子,带着那人一头撞向前方。

  高永寿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由一个队友惨死,而后他极度庆幸自己被人拖走了。

  “吕宏伟,你没事!?”高永寿艰难地看向把自己拖出攻击范围的人。

  危岑带着高永寿,用上最快的速度在树木之间逃窜,身后撕开又一人的林夏逐渐逼近,哪怕是身体破了一个大洞,林夏现在的速度也比危岑快一些。

  “信号基站还有多久恢复。”

  眼见林夏就要追上来,危岑依旧没有放开高永寿,而是再次询问信号基站恢复的时间。

  “快,快了!”高永寿被拉着高速行驶,有些缺氧喘不上气来,意识模糊之际,一个念头窜进他的脑海

  吕宏伟的速度有这么快吗?

  不对!

  这家伙不是吕宏伟!

  高永寿瞪大眼睛,猛地看向拉着自己的人,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容。

  “你是谁!?”

  高永寿尖叫。

  危岑淡淡看了惊慌失措的高永寿一眼,再看向近在咫尺的林夏,脸上浮现一抹几乎不可见的笑意。

  他脚上的动作有一瞬停滞,就是这么一小瞬的停滞,身后的林夏就追了上来。

  只见林夏的一只手刺进高永寿的后背,一团正在跳动的物体被硬生生地从高永寿的胸口掏出。

  危岑似乎被高永寿的死亡吓到了,他僵硬地立在原地,任由林夏的另一只手抓向他的面部。

  丑陋的手掌带着被炸弹炸出的丝丝血肉就要触上危岑的脸,危岑嗅到了令人作呕的浓郁的腥臭味。

  危岑闭上了眼睛,掩藏眼底的厌恶。

  下一瞬,一股预料之中的温和能量将危岑包裹,所有的血腥味就此消弭。

  作者有话要说:这才比赛的第一天啊,你们怎么都觉得危哥要自爆了呢感谢在20210830231456202109012209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山色、……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孤芳一世、dee、豚骨拉面、棠扇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479967522瓶;榴悦、月瑾20瓶;咪呜咪呜15瓶;佰陌10瓶;岁寒、佩德罗6瓶;困earth3瓶;棠扇、宁、fc、zanr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