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第 150 章 第一百五十章

小说:龙傲天男主是个Omega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20 15:3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为了让一切看起来仅是一场意外,危岑忍住没有在尖锐的碎片划过那人的脸时悄然添上几分星辰之力。

  危岑知道一些能够让伤口永远留痕的手段。

  前世,林枫经常在那些任务失败者的身上刻下羞辱的字符,由于他是当时改造最为成功的生化人,换皮对他来说就像是换件衣服般普通,林枫便从未对他使用过这样的手段,但危岑多次站在一旁看着林枫对其他人进行惩罚,那些手段早已经印入他的脑海。

  不过,带着碎屑的尖锐物体划过脸部留下的伤痕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消除的,尤其是对方受伤时并非使用的是自己的脸。

  不管是使用特殊战技,例如他掌握的《替身》,还是通过一些精密的面具造成外形替换的情况,伤及外形替换起效的部分留下的伤痕,会与战技使用的星辰之力或是制作面具的材料相互作用起到一定的延缓愈合的效果。

  想必今天这一出之后,至少有一段时间他不需要看着“叶昀”的脸作出那些恶心的表情。

  危岑冷漠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人捂着脸尖叫,对方挡住脸后,危岑发现对方看起来没那么碍眼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直到包括林夕在内的五人都受了伤,监控着这边的边境军才反应过来。

  海滩上,帐篷内的照明设备随着几人的痛呼与惊叫一盏接着一盏亮起,周遭监控设备同时转向一个方位,上方的照明也全部投射在危岑身上。

  “草!你小子tmd大晚上抽什么疯!”

  “警卫!医疗人员!赶紧的!都快去第66号海域!”

  海浪拍击,夜风吹乱了危岑的黑发,他平静地站在原地,仿佛没有听出监控设备传出的声音之中的愤怒。

  监控设备后的边境军扫过面无表情的危岑,再看向散在他周边倒地挣扎明显受了不轻的伤的人,心底直骂娘。

  在他身边,另一个边境军脸色发白,比起愤怒更像是害怕。

  完了,六少在他的管辖范围出事了!

  “编号347239我警告你放下武器站在原地不许动!”

  编号347239是危岑在落羽星的代号,危岑手指一动,隐刃飞回他手中,而后沉入精神海内。

  聚光灯下,危岑看了眼自己最前方的那个监控设备。

  紧接着,危岑相当干脆地两眼一闭,就那样直直栽倒在海滩上,满脸痛苦地昏迷过去。

  监控设备后的边境军:“……”

  “他是在挑衅我吧?他tmd就是在挑衅我!”

  “靠!我要弄死咔嚓!”

  被危岑那过于平静的眼神一看,本就因大晚上的出事而心情不爽的边境军当场暴躁,对着麦克风就是一阵输出,结果被旁边的另一名边境军及时掐断声音传输。

  要知道这段时间督察组在落羽星巡察,他们千万不能被逮到违反文明守狱这一条规定。

  只是,被分派到这全是海、通讯还经常因星海潮汐受到影响的落羽星,许多边境军的脾气日渐暴躁,稍有刺激就暴走了,不让人发泄心里就更憋着火。

  那边境军想来想去,没法咽下这口气。

  最主要是看到危岑那张脸他就想起前几天自己因为一不小心错过危岑发出的急救申请导致他被领导骂了一顿的事情。

  今天对方搞出这么一出,他绝对又得倒霉了!

  “我跟那小子真的是犯冲,我值班他就搞事!不行,我也要跟着去第66号海域。”那边境军咬牙切齿,想要跟着警卫一起去第66号海域以便找个机会揍那小子一顿。

  另一名边境军闻,立马跟上,“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抓过隔壁的兄弟替他们看着监控,然后跟着赶去第66号海域的警卫一同上了海上摩托。

  危岑发现装晕的确是当场逃避责任兼探听消息的一种好办法。

  危岑这边一倒下,就听到占用叶昀名字的那人压着声音气急败坏地对终端的另一头下达命令,“现在!立马!让人来接我!”

  危岑还未收回的一丝精神力窥探到对方终端屏幕上显示的名字——

  林六明。

  危岑故意调整出的凌乱呼吸稍有一滞,无人注意到他周遭细沙有一瞬悬浮。

  林六明!

  这种命名方式像极了林氏的命名方式!

  c\'z\'z\'w,他在那人的终端显示屏的左下方看见了一个仿佛是林氏标志的图标。

  但是危岑前世记熟了林氏每一位有继承资格的继承人的图标,他所熟悉的图标之中没有他刚才看见的那一个。

  既然对方以“六”为手下的中间名,对方在林氏的嫡系应该是排名第六。

  林六……

  林夕!

  一个落在危岑记忆角落里几乎被危岑遗忘的的名字被他了翻出来。

  他想起来了,林氏有一名嫡系在他成为生化人开始了解林氏的结构之前就已经死亡。

  林枫对于那名早死的林氏嫡系的感官很差,在提及林氏其他嫡系时每一次都跳过对方,所以危岑并不了解对方,但相似的图标,加之林氏习惯的取名方式,对方大概率就是林夕。

  思及此处,危岑心底不由自主地浮现一抹懊恼和担忧。

  该死,自己这一次太冲动了,是他低估了这人的价值。

  上一世,林枫之所有厌恶到不想提及林夕就是因为林夕导致亚特兰蒂斯的一处特殊的星辰武器加工厂被毁。

  从林夕顺利用其他人的容貌和姓名进入洛羽星,并在洛羽星全星犯人无法连接天网的情况下还能够使用终端给他的手下下命令来看,林夕在洛羽星经营着一定的势力,那么那个被毁掉的亚特兰蒂斯的星辰武器加工厂在洛羽星的可能性极大。

  如今自己一时冲动划伤了林夕的脸,再要通过林夕找到那处加工厂的难度急剧增长。

  不仅如此,危岑对叶昀现在的处境有分担忧。

  林氏多为手段残忍之人,林夕也不例外,而林夕使用了叶昀的外貌和姓名,危岑怀疑林夕也盯上了叶昀。

  就在这时,危岑感受到林夕的精神力正在向他靠近,危岑心中一凌,大脑快速运转起来,思索该如何让林夕不会怀疑自己。

  仅仅是将刚才的刺伤变为意外还不够,他还需要获取林夕的同理心。

  若是他现在受得伤比林夕更重,或许对方会顺势同情担忧他,而非怀疑他。

  危岑思索间,靠近他的那抹精神力汇聚,似要刺探进危岑的精神海,危岑强压抗拒,故意放开一处缺口任由对方的精神力侵入自己的精神海。

  随着林夕的精神力的探入,危岑脸色愈发煞白,喉咙间仿佛发出无意识的闷哼声,“唔!”

  大滴的汗水打湿危岑额前碎发,紧紧皱起的眉眼让他看上去多了分脆弱。

  “!!!”

  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

  林夕顿时睁大了眼,他完全没有想到危岑的精神海会是这么一副可怕的状态。

  林夕瞬间抽回自己的精神力,他再晚抽回一点,他的精神力就要被危岑精神海内狂乱的暴风雨卷入。

  看着危岑昏迷之中也忍不住抽痛隐忍的样子,林夕因脸部被划伤带来的愤怒情绪突然之间就转变为丝丝缕缕的心痛。

  林夕半跪在危岑身边,他拨开危岑额头的湿发,感受着手下危岑的轻颤,林夕心都要跟着颤动了。

  那个在他被人围住时,不顾自己本就因伤人入狱且精神海受损还要替他教训那些垃圾的alpha,此时痛苦地倒在地上,而他竟然还为了一张假脸的意外受伤责怪于危岑。

  危岑的精神海状态如此糟糕,怎么可能会是故意伤害他!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试探你的,”林夕轻声呢喃,“但你为什么会这么的傻,自己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要为我动用精神力,我就好到让你不顾一切吗?”

  危岑:“……”

  要是危岑现在“清醒”着,他绝对会露出一个充满疑问的表情。

  这家伙在说些什么?

  他只是要获得对方的同情以消除对方的怀疑,他的行为与什么“好到让你不顾一切”有任何关系吗?

  危岑相当不解。

  不过,危岑不解归不解,他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更是超额达成,林夕现在对他一点怀疑都没有。

  没过一会,警卫和医疗人员到位了。

  “你要做什么!”

  林夕眼尖的发现有一人在其他人将危岑抬起时,视图攻击危岑,当即抓住那人的手,大喊出声。

  动手的正是那名边境军幸阳,被人抓住手,自己还挣脱不了,幸阳脸色发黑警告道,“干什么干什么快给我放手,你这是在袭警!”

  一旁另一名边境军一见幸阳要掏出洛羽星边境军的警用装备攻击林夕,吓得冷汗直冒,一把拉过幸阳,小心且急切地在幸阳耳边说道,“幸大哥冷静,督查组!”

  幸阳发现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终究是被劝服,但还是一脸不满恶狠狠地瞪向危岑,算你小子走运,等过了这个风头我再来找你!

  他明显带着威胁的神情落在林夕眼底,林夕目光微沉,一边冷冰冰地看着幸阳,另一边又更加心痛危岑。

  林夕想,危岑的精神海受了伤,他得帮助危岑,不让那些不怀好意的边境军们伤到危岑。

  危岑没料到林夕对他的态度会变得如此,等到他“苏醒”过来,戴上遮挡伤痕的面具的林夕坐在他的病床边过于温柔地照顾他。

  危岑擅长演戏,为了探明亚特兰蒂斯在洛羽星上的星辰武器加工厂在什么方位,危岑本该加大与林夕的接触。

  然而,面对林夕的靠近,危岑几次努力,最终还是忍不住心底的抗拒。

  好在,不知道为何,面对他的拒绝,林夕看他的目光反而更加痴迷了。

  “危岑真好啊,他肯定是因为伤到了我所以才内疚得不敢靠近我的。”

  林夕陪着纪嘉木照看纪念,他看着平静的海面,眼底充满了笑意。

  虽然危岑看似疏远自己,但他每天的惩罚任务都是危岑主动帮他完成的,自从他来到洛羽星竟还没有下过一次星海,每当他要下海时,危岑总会在他下海之前阻止他并告诉他星海的腐蚀力对会影响伤口的愈合。

  林夕心里美滋滋的,他身旁的纪嘉木连忙低下头以防暴露自己真实的表情。

  纪嘉木尽力配合道,“他就是这么温柔的一个人,你现在应该好好养伤,争取早日让脸上的伤口愈合,这样危岑就敢直视你了。”

  “嗯,”林夕乖巧点头,“等我脸上的伤彻底好了,我就可以和危岑一起下海了。”

  这个还是算了吧。

  纪嘉木嘴角抽搐一下,要是林夕跟着下海,他和危岑就不太好商量事情了。

  林夕没发现纪嘉木眼底的讥讽,林夕觉得,自己来亲自来洛羽星的决定是对的。

  遇见危岑不说,与纪嘉木的关系也亲密起来,现在只差那位上钩了。

  林夕伪装出的娇柔温和的模样因为他眼底的狠意变得有分扭曲。

  这个时候“叶昀”被关在洛羽星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到那位手上,他要看看那位到底在不在乎他的小师弟呢。

  说起来这个叶昀也真能跑,快七天了,居然连他的一点影子都没有找到。

  林夕眯了眯眼,还是得加大搜寻力度,一天不找到叶昀,他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

  林夕思考片刻,借口去换一些食物实则是联系自己在黑玫瑰上的手下。

  “他们又在增派人手,小叶子你说我们还能够活着离开吗?”

  黑玫瑰星,一处早被废弃的地下排水管道中,一名双眼被白布蒙起的男人听着终端内传来的调令,虚弱地朝向幽幽火苗的方向。

  简单的户外火炉旁,叶昀听到男人丧气的话,翻了个白眼,“废话,我连千千姐他们都救出来了,就现在这点困难,都是小问题,你就安安心心地养伤吧。”

  “但他们……”

  “闭嘴吧你,”叶昀抓起烤到一半的肉串往男人口中塞去,“黑玫瑰是什么地方,我就不信了,我们在自己家里还会被别人给逮到。”

  叶昀看着男人苍白的脸,语气极为坚定,“没有人比我们更熟悉黑玫瑰。”

  很自然的一句称述却带着振奋人心的意味,男人笑了起来,“小叶子啊小叶子,一年多没见,你比以前沉稳多了。”

  沉稳得让他都愧疚了,自己都比叶昀大一轮,居然还没有叶昀稳重。

  男人苦笑地摇头,“我把全部地希望都放在你身上,别让我失望啊。”

  “别别别,”叶昀一听这话,连连摆手,笑嘻嘻地说道,“这就不了吧,你的希望你自己收好,我可承受不起。”

  轻松的话语回荡在排水管道之中,轻易地驱散了这周围的阴冷,令男人心头的压力稍有轻松。

  “你还是擅长这一招。”男人有些怀念的说道,以前也是这样,再危机的时刻,叶昀都能够让他们放松下来。

  叶昀耸了耸肩膀,“谁让你们总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总要有人来调节氛围吧,唉,这就是交了一群心思太重的朋友的后果。我身边怎么就没有一个心思单纯的朋友呢,你们是,危……”

  叶昀的话突然一顿,到了嘴边的一个名字最终只说出半个音节。

  “危什么?”男人见叶昀突然停下,好奇地问道。

  “危险啊,较多了心思深沉的朋友可不是危险嘛,”叶昀目光闪烁,转眼就转移了话题,“对了,我这里还有些酸甜味的酱,你要不要来点?”

  男人好笑,“我现在相信你去天秤学院进的是厨师系了,我就没见过谁逃生不带装备,反而带一堆调料的。”

  “逃生是一回事,享受美味是另一回事,有这条件,我何必为难自己呢。”

  叶昀仗着男人眼睛受伤看不见,想吃什么就从系统里兑换,反正他现在积分多的是。

  叶昀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系统失效又恢复后竟然多了一大笔积分。

  他那天离开医院,准备用系统检查自己身体的状况,谁知一打开系统,被余额惊呆了。

  那串数值比他记忆被人动手脚前记得的数值多了好几百倍,直接上上亿了,他觉得一下子就暴富。

  叶昀差点以为自己在记忆被动手脚时把危岑的矿洞都搬空了。

  唯一可惜的是,对他记忆出手的人的实力似乎十分强劲,他询问过系统,要解除对方对他的禁制至少需要一半的积分,叶昀当场就放弃了。

  一方面,一名实力强劲的人对他的记忆动手脚就说明在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他现在实力尚弱,恢复记忆换来的可能是源源不断的的危机,另一方面便是这个代价太大了。

  让他交出一半五千万积分还不如让他的记忆永远不要恢复。

  “你不该在这种时候说拒绝。”

  草!

  叶昀手一抖,酱料挤多了。

  又来了!

  自从他做了那一场“噩梦”,他脑袋之中时不时冒出一些模糊的画面以及模糊的语音,这让得叶昀极为烦躁。

  他知道自己绝对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什么,但他现在真的一点都不想记起来,甚至想把这些时不时突然冒出的画面给一起忘掉。

  危岑怎么可能会说那样的话,尤其……

  叶昀脑海中浮现那双深邃的,饱含浓浓情欲的双眸。

  “咚!”

  叶昀一头撞在了墙上,试图把那画面撞出自己的脑海。

  “我已经将叶昀被捕入洛羽星的消息传给了夏洛,一旦夏洛出现在洛羽星,你们立即动手!”

  这时,男人的终端又一次捕捉到追踪他们的人的信号。

  这一次除了声音,还有画面。

  听到自家师兄的名字,叶昀脸色瞬间严肃起来,再顾不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连忙凑到男人终端旁,点开传输过来的视频。

  叶昀就看见画面中,自己被四个人围攻,然后——

  叶昀看见熟悉的寒芒闪过。

  一道才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的人影走进画面。

  “危岑!?”